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打造“互联网+”智能社区矫正新模式
更新于:2017-08-25 22:30:49 来源:法制周报
  聚焦长沙社区矫正工作,探寻全省首个实现社区服刑人员人脸识别监管全覆盖工作推行路径——
  
  打造“互联网+”智能社区矫正新模式
  
长沙市邀请“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老劳模,老退伍军人”五老讲师团为社区服刑人员进行主题集中教育
 
因婴儿抚养问题,岳麓区政法委组织召开协调会,研究解决刘某收监中的困难问题
 
据不完成统计,长沙市共有850人社区服刑人员主动请缨以各种方式投入2017年的抗洪救灾工作,自发捐
 
开福区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局长王权正在查看社区服刑人员档案。近年来,长沙市狠抓社区服刑人员档案的规范化、制度化管理,确保一人一档,做到事事有记录,保证社区矫正工作的连续性。
  智能“刷脸”,用手机面部采集人脸识别系统来定位监管社区服刑人员;智能互动,手机多媒体学习APP,通过法律小知识、法制微剧场、法律评论等大量学习内容,确保和丰富社区服刑人员的在线学习效果……
  
  自2009年正式全面开展社区矫正工作,2013年加挂社区矫正管理局牌子,长沙目前共有9个社区矫正中心、170个司法所,210余名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累计接收社区服刑人员15630余名,解除矫正12580余名,目前在册社区服刑人员2700余名。
  
  如何能更快更精准更有效地进行管理?作为全省第一个实现社区服刑人员人脸识别监管全覆盖的城市,长沙市的社区矫正管理工作正逐渐实现从传统社区矫正向智能化社区矫正的蝶变。
  
  三次升级系统,有效提升监管效果
  
  “叮叮……”8月23日,长沙县社区服刑人员张某手上的由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统一配发的手机响了,这预示着他需要马上将自己的实时自拍头像上传到手机进行面部采集。
  
  该人脸识别定位终端无法接收短信,也无法拨打电话,每日只有1至3次不定时随机自动弹窗提示持机人上传实时自拍图像。若人脸识别有异,系统将自动报警。
  
  这是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投入使用的第三代人脸识别监管设备。
  
  2011年,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最先运用到社区矫正工作的电子管理系统,将统一配发的电话卡安装在社区服刑人员的手机上进行定位,能满足对社区服刑人员进行基本的信息管理。但该系统存在定位精确度不高,人机容易分离等现实缺陷。
  
  2014年,长沙市社区服刑人员开始配带电子腕带。电子腕带无法自行取下,定位精确度更高。“因为无法取下,社区服刑人员正常生活中洗漱容易使腕带进水,电池使用时间不长。”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局长尹光宇说,一旦电子腕带没电或者损坏,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就无法获取其相应位置,人机分离的情况依然存在。
  
  经过反复市场调研,无数次实验研究,最终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与南京某公司达成了协议,经过双方合作研发带人脸识别功能的智能手机电子定位监管系统。同时,2016年在开福区社区矫正管理局进行试点。经过多次试验与修改,2017年3月全市所有社区服刑人员正式发放植入该系统的专用人脸识别定位终端。
  
  与此同时,还配套开发电子监控指挥平台、执法APP。当社区服刑人员出现刷脸识别异常、人机分离、围栏越界、脱网时,系统将自动报警。司法所监控室电脑发出警报声的同时,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警务通会自动收到报警信息。
  
  发生系统报警事件后,社区矫正工作人员需在规定时间内处理,然后上传结案单,执法证据自动保存,并将该项工作纳入考核范围。
  
  自2016年起,长沙市每年投入180余万元进行信息化建设,真正实现了监管定位信息化、监管过程可视化,有效提升社区矫正监管效果。
  
  拓展购买渠道,有机整合社会力量
  
  社区矫正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积极引进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是增强社区矫正工作力量,提升教育矫正质量的重要途径。
  
  开福区司法局是长沙市首家加挂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牌子的县区级机构,也是购买社区矫正社会服务的试点单位。2014年10月,开福区社区矫正管理局将社区矫正工作中的心理测量、心理辅导、个案辅导、小组活动、教育培训等非刑事执法类的服务打包,通过招投标形式引入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最终由长沙市开福区德馨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中标,派驻专职人员开展工作。
  
  “社区服刑人员入矫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对其进行心理评估,按‘红、黄、蓝、绿’四色由高到低评估心理健康危机等级,便于及时建立和调整社区服刑人员矫正方案,做到有的放矢,因人而‘矫’。”开福区社区矫正管理局局长王权介绍,该局管理创新工作经验及审前社会调查无缝对接机制多次在省、市进行经验推介。2011年至2016年,共接待中央、省、市领导和省内外兄弟单位参观学习1000余人次。
  
  长沙市各区县根据实际情况,提前向辖区各司法所发出集中教育培训、入矫解矫培训通知,并设立专门的签到室,利用电子考勤系统,参训人员每次学习须刷身份证签到,随后系统自动生成学习证明书。同时,湖南省司法厅派驻干警逐一点名训话,加大课堂退查力度,确保课堂纪律,体现刑罚执行的严肃性。
  
  通过政府购买社区矫正社会服务的介入,为社区服刑人员融入社会、回归社会增加了信心和勇气,矫正效果得到了显着提升。
  
  刑罚执行宽严相济,彰显人文关怀
  
  今年8月3日,长沙市司法局向长沙市民政局出具了一份《关于解决服刑人员服刑期间婴儿收养问题的函》。此前,长沙市司法局为社区服刑人员刘某社区矫正期满后需要收监,其年仅1岁的女儿无人抚养问题已经连续各方奔波了半年时间。
  
  现年41岁的刘某于2016年5月18日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在法院审理期间非法生育一女婴,同年9月,法院裁定其暂予执行1年,在岳麓区司法局接受社区矫正,期限至2017年8月6日止。眼看刘某的哺乳期已满,即将收监,但却无法联系到其女生父,而刘某父母与相关亲属均无力承担抚养责任。
  
  岳麓区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只能多方奔走联系孩子的生父,最终在8月14日将这名婴儿交予其生父抚养。
  
  2016年9月27日凌晨3点,一辆警车驶入岳阳监狱,一名戴着手铐的罪犯在公安机关的押送下,长沙市芙蓉区司法局工作人员配合其办理了入监手续。成功将脱管外逃长达一年时间的社区服刑人员周某抓捕归案。
  
  周某曾是一名海关工作人员,因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服刑期间有悔改表现,经过4次减刑后刑期至2018年8月3日止。2012年法院裁定假释,2012年9月起至长沙市芙蓉区司法局依法实行社区矫正。
  
  2015年10月周某违反社区矫正规定,脱离监管超过一个月,法院撤销对其假释的刑事裁定,收监执行。芙蓉区司法局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多次上门查找,甚至在大年三十晚实行蹲点守候——潜逃中的周某像一颗“定时炸弹”,变成了社会极不稳定因素。
  
  为此芙蓉区成立了周某专项追逃小组。经过大量摸排线索,历经40多个昼夜的艰苦奋战,2016年9月26日在缅甸将其抓获。
  
  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通过严格社区矫正执法、人性化帮扶等方面,既维护了社区矫正制度的权威,又体现了监管过程中的人性关怀,科学的把握并运用好了当严必严、当宽则宽的刑事司法政策。
  
  近年来,长沙市社区矫正质量稳步提升,实现了不发生脱管失控、不发生重大恶性案件、不发生群体性事件、不发生负面舆情“四个不发生”工作目标。
  
  “下一步,我们将抓住长沙建设政务云、警务云机遇,开发社区矫正云端大数据分析系统,进一步提升信息化监管水平。” 长沙市社区矫正管理局局长尹光宇表示,将全面升级社区服刑人员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与基层实时视频互动,开发法院、公安数据对接模块,实现数据共享、双向推送,成倍提高工作效率和管理力度。同时从加强社区矫正工作机构、充实社区矫正工作力量、规范社区矫正专职工作人员资质、强化社区矫正工作保障、健全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机制等方面进行全面改革,进一步完善社区矫正管理体制。
  
  罗霞  尹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