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千里行”团队成员张先良 :尽我的力量帮扶更多戒毒人员
更新于:2017-08-24 09:15:45 来源:法制周报
   
  2017年6月23日张先良获“戒毒先进个人”荣誉证书。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见习记者 陶星默
  
  张先良,曾是一名瘾君子。因为吸毒,他差点失去妻女,也为此走进高墙。
  
  以前的他,是不幸的;然而,被送到新开铺强戒所之后,他又是幸运的,因为遇到了常青。
  
  如今的他,不仅是新开铺强戒所“千里行”团队里的一员,还是一家服装加工厂的老板。
  
  不久前的一次禁毒演讲,让张先良与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强戒所达成合作,对一批即将走出高墙的戒毒康复人员发出工作邀请函,并接受当地的后续照管,而这仅仅还只是开始……
  
  从“戒毒”走向“禁毒”,张先良说,他只是把常青的“千里行”理念带出湖南,把禁毒融入到生活当中。
  
  向戒毒康复人员发出工作邀请函
  
  作为新开铺强戒所“千里行”团队的成员之一,张先良总是积极参加团队的各种活动。
  
  日前,一次应邀去白马垅女子强戒所演讲,让一个酝酿很久的主意在他的心里落地开花。
  
  那天,天空下着雨,阴沉沉的。张先良演讲完后准备离开,看见一个女孩在座位上默默哭泣,“年纪很小,穿着学员的衣服,脸上白净白净的。”张先良很是心痛,“这些女孩是有救的,她们听得进去别人的相劝和鼓励,是真心想戒毒,我得帮帮她们。”
  
  同是过来人的他,知道出所后找工作的困境,也是导致学员复吸的一个重要因素。他找到白马垅强戒所领导,表示愿意给戒毒学员提供工作机会,获得了全力支持。
  
  不能光提供工作就了事,这毕竟不是一批普通的员工,没有强戒所干警的监督,她们在一起互相鼓励是最好,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她们复吸的可能。张先良明白,对她们的后续照管很重要。为此,首先得和浙江当地的公安部门联系沟通好,做定期尿检。随后,张先良去当地派出所介绍了湖南“千里行”模式,当地派出所领导听了十分惊讶,在他们的理念中,戒毒人员走出戒毒所就不归所内管,没有戒毒所还会开展后续照管,当即表示会全力以赴地支持。
  
  张先良说,“我希望她们有更好的监督条件,我就是要让当地公安知道我们有这样一支特殊的团队,主动要求他们来检查,我们得通过自身行动,赢得他人信任,特别是为这批新成员在往后的考试、就业、成家、儿女上学方面尽量减少阻碍。既然她们来到我这里,就不能再进那座高墙。”
  
  或许没人知道,如今能说出这番话的张先良6年前还曾是一个自暴自弃的瘾君子。如今,他不仅帮助别人,还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尽可能为他人负责。
  
  他也曾是一名瘾君子
  
  今年50岁左右的张先良是湖南益阳沅江人。未吸毒之前,他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1996年,一次朋友聚会中,张先良第一次接触到毒品海洛因。在好奇心和虚荣心的驱动下,他吸了第一口。回家后,张先良吐了四次,胃受到严重刺激。纵然第一次吸毒身体感觉不适,但鬼使神差他禁不住又尝试了第二次,这一次,在烟雾缭绕中,张先良迷失了。
  
  吸毒成瘾后,张先良和其他瘾君子一样开始寻找僻静的场所进行吸毒,用他的话说,就是从此生活在了阴暗之中,见不得阳光。慢慢的张先良的毒瘾越来越大,家中的妻子发现他早不起,晚不睡,无心生意,脾气变得暴躁,甚至在毒瘾发作时满地打滚,眼泪鼻涕口水一起流。“妻子哭着跟我提出离婚,那时候我的孩子还只有四岁。”看着自己把一个幸福的家弄得妻离子散,张先良痛下决心戒除毒瘾,然而在下一次毒瘾发作时,他还是不顾一切选择了放弃。2011年,张先良在一家宾馆进行毒品注射时,被警察抓获。随后被送到新开铺强戒所。
  
  张先良到现在都觉得,因毒品被抓获,从此高墙深院,他是不幸的;然而,被送到新开铺强戒所的他又是幸运的,因为在这里,常青是他的管教队长。
  
  一开始,张先良对常青是反感的,还经常与其对着干,“觉得他表面上关心我们,其实就是为了快点完成工作”。直到后来,他看到常队除了上班时间,周末也守在他们身边,还经常与学员聊天谈心到很晚,甚至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去。张先良开始转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大队有一两百个学员,他会和每个学员谈心,谈家庭、谈人生、谈对社会的责任,他是真正为了我们好。”
  
  也正是常青用一点一滴的小事慢慢融化了张先良的心。他说,是常队给了他信心和力量,在所里,学员们都称他为“常大”,他们也曾听说常青自己家里情况也不太好,但他从未说过半句。“你看他长得很魁梧,但心思却非常细腻。”
  
  2012年,在常青的帮助下,张先良加入了“千里行”团队。同年6月,他走出新开铺强戒所。他告诉记者,“千里行”团队目前主干成员80个人左右,外围成员一百多人,以线上交流为主,很多人都没有见过面,他们就在常队设的平台里面联系,彼此很熟悉,互相照顾鼓励。“就像是一个大家庭、班集体,常队是我们的班长,我们的纽带。”
  
  把千里行理念带出湖南
  
  走出强戒所的张先良决心从头开始。那段时间,他开过饭店,做过买卖,都没有成功。直到后来开服装厂,他拿着自己一年多打工赚的钱,再加上亲戚朋友的资助,把全部家底都投了进去跟自己赌一把。这次,他成功了。
  
  谈到创业的艰辛,他说最难是招工。“因为我先前的经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人家说,来打工可以,但必须先发工资,这其实就是不信任我。”张先良不认输,他每天四处奔波发广告,跟每一人磨破嘴皮,最终招来了厂里的第一批工人。
  
  “那段时间,怕我失去信心,常队一直在旁鼓励我,给我打气,让我觉得不管结果怎么样也要干下去。”为了开厂的前期准备,张先良总是忙到凌晨两三点,打个盹醒来继续干。 “自己做好了别人才能相信你。”如今厂子生意越来越好,工人带工人,人力也随之解决了。
  
  生意走向正轨,张先良心里也逐渐酝酿了一个想法,希望能以自己的能力帮助更多的戒毒学员找到工作与出路,并将此想法告诉了常青。“他很高兴,为我高兴,也十分肯定我的想法。”现在,从白马垅强戒所转交过来的一批学员已经正式上岗。接下来,他还想扩大规模,为戒毒康复人员专门建一个厂房,方便管理。他说,“我不是做慈善,禁毒工作是很严谨的。我希望他们在这里能学到手艺,以后可以养活自己。”
  
  据记者了解,张先良不仅自己严守“千里行”团队的规定,还劝说浙江戒毒康复的朋友加入“千里行”,如今的千里行团队已逐渐走出湖南,秉承着常青的理念,延伸向千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