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要闻 Case

网格“微”调解 止纷“短平快”

日期: 2019-02-01
来源: 法制周报
浏览次数: 79

网格“微”调解 止纷“短平快”

湘潭县利用网格微信群开展人民调解日见成效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翔 通讯员 周志军 肖淦 李望


网格“微”调解,是针对细微矛盾纠纷或苗头,在当事人双方不便于当面调解的情形下,由网格调解员出面邀请“乡贤”“五老人员”和当事人双方在网格微信群内进行的人民调解,是湘潭县创新推行矛盾纠纷排查化解5443工程时探索出的人民调解新模式。

据统计,2018年湘潭县在推广运用网格“微”调解后,由村以上调解委员会排查化解的矛盾纠纷比2017年少502起,比2016年少2546起,让矛盾纠纷发现在萌芽状态、化解在细微之时,真正做到了发现早、化解快,实现了社会和谐。

在“微”字上做文章

在推行矛盾纠纷排查化解5443工程时,湘潭县乡、村逐级建立人民调解组织382个,实现了人民调解委员会村级全覆盖。然而,通过已调解的矛盾纠纷对比分析,发现很多矛盾纠纷完全可以早发现、早干预、早化解。

2018年初,该县网格化服务管理运行机制基本成熟,决策者们开始在“微”字上做文章,将“早发现、早干预、早化解”的任务压实到网格,赋予网格员线上线下发现、干预、调解网格微信群内邻里细微矛盾纠纷的职责和权限。

2018年7月下旬,易俗河镇第10网格网格员陈飞波在网格群内听说张某反映海松四路上某夜宵摊油烟排放影响他家环境,与摊主协商多次,甚至发生了口角。陈飞波随即找到当事人了解情况,规劝当面和解。双方不愿当面和解,网格员就约定双方在群内通过文字的方式在所有群成员的见证下和解。

当日,摊主马某通过网格微信群向张某道歉,随即将排油烟的管道进行整改,邻里们发声赞扬和鼓励。这让矛盾得到缓和,让邻里关系变得和睦。

“湘潭县划定4级网格1787个,建立网格微信群1798个,配备网格员1798人,由财政拨付相关经费。”县综治办负责人介绍,网格员主要由村(社区)干部、楼栋长、中心户长和德高望重的群众担任,每个网格群还进驻派出所、司法所干警和法律工作者。

自启动网格“微”调解工作后,湘潭县1798个网格微信群就成了群众身边的“人民调解委员会”。

在“信”字上寻突破

在成功调解多例网格内邻里矛盾后,县综治、司法部门下定了在全县推广运用网格“微”调解的决心。网格“微”调解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人民调解,若要让其取“信”于民,必须健全和完善符合《人民调解法》的网格“微”调解制度机制,以此来寻求网格“微”调解在推广运用上的突破。

“矛盾纠纷调解,必须依法依程序进行。”县司法局副局长刘新群介绍,该县网格员多由村干部兼任,对《人民调解法》了解掌握不多。为此,先后分乡镇组织网格调解员培训20场次,着重对组织调解、文书制作、适应法律法规等展开重点培训,让所有网格员基本达到人民调解员的要求,具备了组织人民调解的能力。

同时,县综治、司法部门会同乡镇村组一起研究确定将当事人双方跨两地不便当面调解且愿意进行网格“微”调解的矛盾纠纷;当事人双方矛盾事实不十分复杂、适宜公开调解,且双方自愿通过微信调解的矛盾纠纷;在村组公益类事业建设上存在纠纷需要邻里调和、劝教的矛盾纠纷;双方自愿且能对邻里起到教育意义的矛盾纠纷纳入网格“微”调解。

为确保调解质量,该县开通人民调解当事人满意度评价渠道,在调解结束后县综治办对调解当事人进行电话短信或者微信回访,当事人可对调解过程、结果以及调解员综合表现进行评价,实现调解全过程监督管理。对不符合人民调解工作要求的网格员,建立了聘用、管理、考核、奖惩和辞退的相关制度。

在“和”字上求实效

网格“微”调解日见成效,县综治、司法部门着手将村级法律顾问、村级辅警、村级心理咨询师等力量调入网格群,充实网格群调解力量,推进政务服务大融合。

各乡镇都能定期编写便于微信传播的调解案例推送到网格微信群,用身边的事、身边的人教育和影响群众做到家庭和睦、邻里友善。村级法律顾问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入驻的网格微信群,适时答复群众咨询,从法律角度化解矛盾当事人的怨气。村(社区)网格员每天都要到网格内与群众拉家常,及时排查发现网格内的矛盾纠纷,及时启动人民调解程序。

乌石镇乌石村李长述老人,退休后回到村里居住,在邻里之间有较高威望。2018年3月,老人被邻里推举为所在网格的人民调解评议员,经他调解和评议的邻里矛盾已达到13起,其中通过网格“微”调解评议的有9起。

网格“微”调解在群内化解矛盾纠纷,在群众身边化解怨气、戾气,缓和了家庭矛盾、融洽了邻里关系,起到了“化解一矛盾,教育全网格”的成效,实现了“小事不出群,矛盾不上交”,其功能内涵已经不仅仅是社会治理的重要手段,已成为法治、德治、自治的群众参与平台。


Case / 相关案例
2019 - 08 - 15
桃江县47岁男子邹某云伙同他人盗采锑矿石,案发后逃匿在外6年。8月6日,邹某云落网,被桃江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当日7时许,桃江治安大队民警调查发现,涉嫌非法采矿被网上追逃的嫌疑人邹某云出现在桃花江镇,民警一举将其抓获。邹某云交代,2011年4月至2013年7月,自己曾伙同吴某军(已另案查处)等人在未办理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进入桃江某公司矿区盗采锑矿石20余吨。经鉴定,被盗采的矿石价值达31万余元...
2019 - 08 - 15
近日,益阳市民邢先生收到一条短信,显示他有一笔支付宝账单未还。平时,邢先生只用支付宝收工资,从未花过钱。邢先生的儿子邢某喜仔细一查,发现是“花呗”被刷了1000元。原来,邢某喜在网吧打游戏时认识了男子李某,将其带回家玩。一次,李某说晚上无聊,邢某喜便将邢先生的闲置旧手机借给他玩。2天后,邢某喜外出务工,李某随即离开并将手机盗走。邢先生的支付宝登录信息被保留在这部旧手机上,无需输入密码,支付宝可直接...
2019 - 08 - 15
8月12日21时,邵阳快警平台接群众报警求助,称在隆回方大公园后门有一名年轻女子割腕自杀,亟需救治。民警到达现场,发现一名白衣女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手腕上有伤口,血流不止。民警立即拨打120,并按住女子手腕进行止血。该女子几度陷入昏迷。危机时刻,民警将女子抱上警车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了解,该女子因夫妻矛盾产生轻生念头,因送医及时,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通讯员  曾凡庚
2019 - 08 - 15
为帮父母翻新装修,桃江一男子盗窃他人新房装修材料,8月12日被桃江警方依法逮捕。8月8日8时许,凤凰山派出所接到居民莫先生报警,称放置于县城自建新房内的建筑材料被盗。民警迅速赶至现场,发现其邻居文先生家中也有物品被盗。经深入调查,民警认定王某辉有重大作案嫌疑。8月9日,民警将其抓获。据其交代,因父母翻修房屋需要费用,手头较紧的他决定到县城寻找新建房屋盗取建筑材料。8月8日1时许,王某辉分数次驾车潜...
2019 - 08 - 15
8月9日,津市药山派出所破获一起入室盗窃案。犯罪嫌疑人针对无人居住的农户行窃,大到棉絮、床单,小到衣物、手包,甚至连菜刀、口红、纸巾也不放过。“大门被撬开,能搬走的全搬走了。”受害人宋某回到家发现一片狼藉,马上报警。民警迅速对案发现场进行仔细勘察,并对周边同类案件展开串并案排查。通过分析研判,民警认定这些案件系一人所为。“这类‘搬家式’入户盗窃案相继发生,让周边村民人心惶惶,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
Case / 最新案例
2019 - 08 - 15
点击次数: 10
桃江县47岁男子邹某云伙同他人盗采锑矿石,案发后逃匿在外6年。8月6日,邹某云落网,被桃江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当日7时许,桃江治安大队民警调查发现,涉嫌非法采矿被网上追逃的嫌疑人邹某云出现在桃花江镇,民警一举将其抓获。邹某云交代,2011年4月至2013年7月,自己曾伙同吴某军(已另案查处)等人在未办理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进入桃江某公司矿区盗采锑矿石20余吨。经鉴定,被盗采的矿石价值达31万余元...
2019 - 08 - 15
点击次数: 21
近日,益阳市民邢先生收到一条短信,显示他有一笔支付宝账单未还。平时,邢先生只用支付宝收工资,从未花过钱。邢先生的儿子邢某喜仔细一查,发现是“花呗”被刷了1000元。原来,邢某喜在网吧打游戏时认识了男子李某,将其带回家玩。一次,李某说晚上无聊,邢某喜便将邢先生的闲置旧手机借给他玩。2天后,邢某喜外出务工,李某随即离开并将手机盗走。邢先生的支付宝登录信息被保留在这部旧手机上,无需输入密码,支付宝可直接...
2019 - 08 - 15
点击次数: 8
8月12日21时,邵阳快警平台接群众报警求助,称在隆回方大公园后门有一名年轻女子割腕自杀,亟需救治。民警到达现场,发现一名白衣女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手腕上有伤口,血流不止。民警立即拨打120,并按住女子手腕进行止血。该女子几度陷入昏迷。危机时刻,民警将女子抱上警车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了解,该女子因夫妻矛盾产生轻生念头,因送医及时,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通讯员  曾凡庚
2019 - 08 - 15
点击次数: 17
为帮父母翻新装修,桃江一男子盗窃他人新房装修材料,8月12日被桃江警方依法逮捕。8月8日8时许,凤凰山派出所接到居民莫先生报警,称放置于县城自建新房内的建筑材料被盗。民警迅速赶至现场,发现其邻居文先生家中也有物品被盗。经深入调查,民警认定王某辉有重大作案嫌疑。8月9日,民警将其抓获。据其交代,因父母翻修房屋需要费用,手头较紧的他决定到县城寻找新建房屋盗取建筑材料。8月8日1时许,王某辉分数次驾车潜...
2019 - 08 - 15
点击次数: 17
8月9日,津市药山派出所破获一起入室盗窃案。犯罪嫌疑人针对无人居住的农户行窃,大到棉絮、床单,小到衣物、手包,甚至连菜刀、口红、纸巾也不放过。“大门被撬开,能搬走的全搬走了。”受害人宋某回到家发现一片狼藉,马上报警。民警迅速对案发现场进行仔细勘察,并对周边同类案件展开串并案排查。通过分析研判,民警认定这些案件系一人所为。“这类‘搬家式’入户盗窃案相继发生,让周边村民人心惶惶,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