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
市州:
全国 Case
2018 - 12 - 19
说明: 2017年1月,东莞第一法院执行法官在节前现场查封涉案公司货品 徐志毅 摄2016年6月,惠州市博罗县法院法官在一宗案件中对被执行人(右一)进行教育 徐志毅 摄   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向全国法院发出总号令后,广东打响了为期三年的攻克执行难攻坚战。  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收官之年。记者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2016年至今,广东法院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在全省开展不间断的执行风暴,横扫存案积案、加大联合惩戒力度、构建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新格局,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实现了从“离全面达标有较大差距”到“重点执行质效指标走在全国前列”的跨越。  近三年来,广东法院以约占全国二十分之一的执行干警力量办结了全国十分之一的执行案件,执结的案件数逐年攀升,发力决战公平正义“最后一公里”。从2016年至今年11月,全省法院共执结各类案件169.4万件。  12年的“老案”今年走到尽头  一宗横跨12年的未执结案件,终于在今年走到了尽头。  2004年,原告何某因买卖合同纠纷起诉被告黄某武要求返还购车款1.9万元。法院终审判决被告黄某武支付购车款、笔迹鉴定费、受理费等共23270元。  该案生效后,原告何某于2006年向广州市海珠区法院申请执行。但原经办法官经查询一直未发现黄某武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黄某武此后还“人间蒸发”。原经办法官只能在2006年8月对该案作终结本次执行。  案件一“存”就是12年。  今年,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攻坚风暴中,原告何某再次申请恢复执行。案件交给了广州市海珠区法院执行法官陈文超手中。不过,原告并没提供任何财产线索,案件前景似乎并不乐观。  然而,就在陈文超按程序在新查控系统上核查黄某武名下财产时,意外出现了——系统显示,被执行人黄某武的名字与身份证号“对不上”。这一细节引起了陈文超注意,他为此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