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今年全省调处纠纷33万余件

日期: 2018-12-29
来源: 法制周报

“枫桥经验”在湖南系列报道之一

省司法厅坚持发展“枫桥经验”落地

今年全省调处纠纷33万余件

今年全省调处纠纷33万余件

法制周报记者 罗霞 

通讯员 刘辉

省司法厅前不久下发《湖南省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实现矛盾不上交3年行动实施方案》,是“枫桥经验”在我省新的继承和发展,是我省打造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升级版的又一重大举措。

据统计,今年全省共调处纠纷33万余件,其中,重大纠纷2.5万件,防止民间纠纷引发自杀504起、防止转化为刑事案件1879件、防止群体性上访3206件、防止群体性械斗876件。

调解工作摆上突出位置  

2018年以来,省司法厅继承发扬“枫桥经验”,将人民调解工作摆在突出位置,创新发展人民调解。

6月12日,省司法厅联合省高院召开全省人民调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关春,省高院院长田立文出席并讲话。会议对发展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作出全面部署。

11月15日,省司法厅在宁乡市召开全省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实现矛盾不上交工作动员部署会议,对开展矛盾不上交3年行动、打造“枫桥经验”湖南升级版作出全面部署。

在积极参与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同时,省司法厅年初部署了为期两年的“四查四防化纠纷 千乡万村创四无”专项调解活动。

12月14日,省司法厅、省人民调解员协会举办“继承发扬‘枫桥经验’实现人民调解工作创新与发展”理论研讨会。年内11次组织参加司法部举行的系列人民调解工作会议和人民调解大讲堂。

完善组织、队伍建设

2018年以来,省司法厅强化县级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和矛盾纠纷调解中心建设,重点规范乡村人民调解组织,大力发展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扩大派驻法、检、公、信调解室覆盖面。

前不久,省司法厅联合省高院、省公安厅、省人社厅、省财政厅等10部门下发《关于加强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主动协调省委组织部、省民政厅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村(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建设的指导意见》。

各地结合实际,全面推进人民调解组织和队伍建设。永州市全面开展示范村级调解组织创建活动;邵阳市全面加强驻公安派出所调解室建设等。

今年全省实施政府购买人民调解服务5529人次,较去年增加2275人次。

多元化实现矛盾就地解决

为更好地让“枫桥经验”在我省开花结果,我省多项工作取得开拓性进展。今年首次成立高标准的省、市两级人民调解员协会;首次圆满举办海峡论坛·两岸基层调解员联谊交流会;首次联合周边6省(市、区)开展化解边界矛盾纠纷先进模范创建活动;首次依托12348湖南法网·如法网建立人民调解信息系统,并举办全省人民调解信息化培训班;首次举办“我的调解日记”征文和新时代人民调解创新与发展理论研讨活动。

各地结合工作实际,创新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机制。如邵阳市注重强化县矛调中心建设,建有县级流动庭18个,集中力量化解重大纠纷;益阳市注重加强诉前调解,在所辖县市区法院全部建立“民商事纠纷诉前人民调解委员会”,今年共受理案件1809件,调解成功1284件。

投入“以奖代补”资金6500万

为督导各地落实人民调解工作经费,大力推进人民调解案件“以奖代补”和政府购买人民调解服务制度,省司法厅加强了对各地的检查督促,并正在协调省财政厅重新出台《湖南省人民调解案件“以奖代补”管理办法》。

省级财政投入“以奖代补”资金1500万元,奖励全省调处的重大矛盾纠纷。地方配套资金近5000万元。其中,新邵县、隆回县以奖代补经费达到每村5000元/年;年发放“以奖代补”达300万元以上。邵东县对矛盾不上交的村奖励1万元,矛盾不上交的社区奖励2万元。

全省政府购买人民调解服务投入显著增加,基层调解力量薄弱的难题正在有效破解。

对话省司法厅基层工作处处长周桥

社会治理重心须落到城乡社区

记者:“枫桥经验”与人民调解有何关系

周桥: “枫桥经验”是党领导人民创造的行之有效的社会治理方案,是新时代政法综治战线必须坚持发扬的“金字招牌”;“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是“枫桥经验”的精髓所在,也是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的价值追求和职责所系,更是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两者都是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人民调解是“枫桥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同样,“枫桥经验”的创新与发展,对人民调解也提出新的要求、赋予新的内涵,两者相辅相承、与时俱进、协同发展。

记者:“枫桥经验”在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现代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方面有何重要意义

周桥:坚持发展“枫桥经验”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现代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的迫切需要。“群防群治和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矛盾不上交”是枫桥创造的基层治理经验。基层是一切工作的落脚点,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实到城乡、社区。继承发扬枫桥经验,充分发挥人民调解的独特作用,掌握好原则性与灵活性的关系,能将法、理、情融于一体,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促使纠纷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引导人民群众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推动建立以基层党建为统领、以人民为中心、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现代基层治理体系,促进乡镇街道、村社区走上善治之路,加快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最终实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记者:下阶段人民调解工作将如何创新发展

周桥:进一步健全人民调解网络,完善组织体系,大力发展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打造个人品牌调解室;壮大调解队伍,增强人员素质,大力提高专职人民调解员比重;完善工作机制,创新工作方法,大力推进人民调解信息化建设,打造“智慧调解”新模式;加强部门衔接,形成工作合力,大力提升三调联动工作成效,不断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强化组织领导,加大保障力度,大力破解制约人民调解工作发展的瓶颈问题,强化人民调解工作宣传;坚持载体聚力,突出矛盾化解,大力开展矛盾纠纷专项调解活动,基本实现小事不出村(社区),大事不出乡镇(街道),重大纠纷不出县(市、区),企事业单位矛盾纠纷本单位内化解,行业专业性矛盾纠纷本领域内化解,信访案件不出现越级非访,做到矛盾纠纷就地化解,不上交、不激化。

同时要努力实现矛盾纠纷总量和重大矛盾纠纷数量双下降,矛盾纠纷化解能力和社会满意度双提升,建设一批“四无”(无因矛盾纠纷引发的“民转刑”、非正常死亡、群体性械斗和群体性上访)乡镇(街道)和村(社区)。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罗霞 通讯员 李先平10月14日,桂阳县召开由法检公司及平安办、民政等16个职能部门参与的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联席会议,与会人员就如何抓好新形势下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提出了许多建议。管理不到位存在隐患“我县现有5年内监所释放人员1467人,3年内解除矫正对象903人。监所释放人员多数不会到户籍地或居住地司法局报到,部分刑满释放人员长期不回家,人户分离现象普遍存在,亲朋好友都无法联系,对他们的现状存在底数不清、安置‘不能’‘帮教’无力等问题,潜藏着巨大的稳定隐患。”县司法局局长李江青说。李江青认为,全县目前的刑满释放人员安置帮教工作与“平安桂阳”建设要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主要是社会各界认识不到位、财政经费保障不足、安置帮教力量薄弱、部门衔接机制不顺畅、社会力量参与不足、服务管理和救助帮扶能力不能满足工作需求。”各部门代表积极建言对刑释人员的管理,主要...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雷昕  通讯员 刘学先 魏君臣 10月12日,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外逃17年的戴跃兵被强制遣返回湘。这是全国监察体制改革以来,中央、省、市三级追逃办通力协作,各部门密切配合,发挥制度优势,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开展追逃追赃的最新成果,再次彰显了有关部门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民警向戴跃兵宣读逮捕决定17年“深耕” 一追到底  戴跃兵,男,1974年生,武冈市烟草公司原收款员。2002年,其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公款后外逃,变换身份长期藏匿境外。2002年4月,武冈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其立案侦查。“戴跃兵有部队服役经历,具有较强的反侦察能力和高度的警惕心理。”戴跃兵携款潜逃后,案件侦办工作一度陷入僵局,案件承办人换了好几茬,但查办步伐始终没有停歇。办案人员介绍,戴跃兵潜逃后,使用一直未上交的边防警官证和私自伪...
2019 - 10 - 13
法制周报·新湖南见习记者 杨天朗早几年冬天,长沙的天空出现了雾霾,霾深不知处。2019年,长沙打响蓝天保卫战,长沙的“蓝天时间”越来越多。这得益于“长了牙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带来的显著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要“用最严密法治生态环境,加快制度创新,强化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我国现行的《环境保护法》是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1989年12月26日通过的。30年来,《环境保护法》从初设到成熟、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环境保护法律体系,为保障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近日,法制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法治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爱年教授,请她讲述了《环境保护法》的发展历程以及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展...
2019 - 10 - 12
《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后续死者家属接受调解  镇政府享有追诉权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陈思8月27日,法制周报以《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为题,报道了常宁荫田镇松塘村6组的12岁男孩苏樵(化名),在一处废弃锰矿坑不慎溺亡。因年代久远,开矿矿主难以确认,苏家与5名疑似在出事山头开矿的村民,以及参与调查调解的镇政府,为追责索赔陷入纠纷。2个月过去,这桩纠纷终于告一段落。10月11日,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法制周报记者表示,可先为苏家提供一定救济补助,追诉矿主的权利将由镇政府保留。目前,苏家已接受该调解方案。“出事矿坑不在整改范围”此前,苏樵的父亲苏友元曾质疑,孩子出事的矿坑是由政府整治完非法采矿遗留,当时未封闭或者填埋废弃锰矿,也未在废弃锰矿坑边树立安全警示牌。2014年,当地曾有土地整理项目填埋过部分矿坑,目前仍有不少未填埋。荫田国土资源所邓所长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