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积分高额返利”骗翻多人

日期: 2018-12-20
来源: 法制周报

“积分高额返利”骗翻多人

“悦花越有”被衡阳工商认定涉嫌传销,长沙警方称已介入调查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积分高额返利”骗翻多人

方植在万通支付app上的积分无法操作提现。

“投资1000元,半年全返。”禁不住积分高额返利的诱惑,长沙市民方植在互联网支付APP“悦花越有”投入6万元后,APP一直保持升级状态,再也无法提现。为了挽回损失,他将积分转入另一个支付APP,并追加2万元投资,再次受骗。

日前,方植联系本报新闻热线,来到报社反映情况。

和他一样被骗的,还有多人,却很少有人报警。记者查询发现,早在2017年,“悦花越有”已被衡阳工商部门认定为涉嫌非法传销。目前,长沙市雨花警方称已介入调查。

“8亿积分”截图打动了他

25岁的方植是一名销售人员。今年4月中旬的一天,他在井湾子一小巷推销产品时,一名50多岁的洞口籍妇女向他购买了300元的笔,但提出必须通过一个名为“悦花越有”的APP支付。

方植注册该平台后,这名自称“‘悦花越有’长沙分部管理人李玉枚”的妇女经常向他发出邀请,去她的办公室听课。在那里,方植还见到了不少听课、咨询的老人,“她告诉我在‘悦花越有’平台投资,每天都能返现”。

按照李玉枚的说法,在该平台投资1元按7.5分积分计算,每天以千分之一、万分之五的比例返还,1000元的本金半年就能完全返回,但本金不能提出来。

“她的积分有400万分,每天返现1000元以上。”方植说,李玉枚还发来一张他人的8亿积分截图,让他算算返现多少。他还被拉进一个500人的微信大群,群里热火朝天地议论着积分返现,仿佛财富唾手可得。

禁不住诱惑,方植先投了2000元。一天就收到20元的返现。他找母亲借了6万元陆续投入该平台,多次取现后又再投入。

从6月份开始,方植发现平台返现都不及时,李玉枚声称工作日才能提现。方植开始怀疑这是一个类似云联惠的传销组织,但李玉枚否认了:“‘悦花越有’是国家的女儿,云联惠能比吗?”

“平台是不是要完了?”方植忐忑地等到7月3日,平台发通报称,已经更名为“悦平台”的APP将维护升级20天。李玉枚告诉他“20天后账号收回,钱全部退还”,随后将他踢出群。

被要挟不要报警再次投资

7月底,没等到退钱的方植声称要报警,李玉枚叫来两个中年男子联系他处理。8月10日,其中一名叫肖体付的男子,在夜宵摊上签下了一张类似欠条的承诺书。

这张承诺书显示,方植在“悦平台”上的42万积分,全部作价2.5万元转入“万通支付”平台,并承诺如果亏损或者卖不掉,全部由肖体付负责,但条件是方植承诺不报警、不找“悦平台”任何人。

“有总比没有强吧。”刨去提现,第一次投资一共亏了4万元。方植同意了对方的处理方案,手机下了“万通支付”的APP,进入新的微信群“‘万通支付’飞翔群”。并去“万通支付”位于香樟路万坤图财富广场的工作室,见到了名为“李晓莉”的负责人。

这个名为“万通支付”的平台,操作模式基本与“悦花越”有相似,积分返利,还引入了“区块链”“炒以太币”等时髦概念。但提现需要先告知肖体付这类管理员“要卖分”,再由其微信转账,APP扣除相应的积分。几次提现买卖交易都挺顺利,方植又投入了2万余元。

好景不长,9月中旬,群里管理员“买分”的吆喝声越来越少。10月初,和“悦平台”一样,“万通支付”积分冻结,无法取现。

最后一笔取现是在10月22日。尽管管理员声称可以换成万通币、比特币,方植知道,自己的钱再次成为了APP上的一组数字。这次投资,方植共取现1.5万。两次投资一共亏了4.8万元。

方植找肖体付追讨,但对方推脱敷衍,和李玉枚一样将他屏蔽、拉黑。12月,方植多次向雨花公安分局雨花亭、砂子塘派出所报警,由于归属管地的问题,没有正式立案。

方植说,砂子塘派出所曾组织调解,肖体付开了张1万元的欠条。由于自己不同意只赔偿1万元的条件,两人不欢而散,“他把承诺书撕了,还说不销案一分钱都不给”。

警方表示已介入调查

向前等多人的遭遇与方植一样。40岁的向前和肖体付是邵阳同乡,8月1日,肖体付向向前介绍“万通支付”的投资积分返利模式,向前陆续投入7万余元。10月底,向前发现平台出现问题,开始紧急止损。

“我们到处找他。”除了最后追回一部分,向前损失4万余元。肖体付的手机也关机了,工作室似乎也关闭了。被问为何不报警,向前表示“没时间”。

“有人直接认栽,嫌麻烦不报警。”方植说,群内大部分受害者来自长沙,小部分来自黑龙江等外省。仅自己召集的五六名受害者,受骗金额就达到20万元。至今,群里有些人还没意识到受骗,向前和方植这样愿意维权的人是少数。

“天眼查”显示,北京悦花越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是一个综合性电商平台,产品涵盖食品酒水、母婴玩具等,提供会员服务及积分兑换服务,支持线上支付、送货上门,执行董事为刘玉龙。

2017年8月,有报道称,据“悦花越有”方面介绍,商家通过加入“悦花越有”开办网店,消费者则通过在网店购买商品,形成一个以“悦支付”为纽带的“悦花越有”、商家和消费者3方线上商业链条。任何人在日常消费中只要保留消费发票或盖章收据,在平台支付消费金额的16%作为导流费后,就可以将消费款项和导流费转化为账户中的冻积分,同时按照冻积分的余额每天千分之一转化为活积分,并提现。“悦花越有”截留16%的引流费主要进行加杠杆配资后,根据国家一带一路和北京金融服务引导基金进行政府项目投资,投资年收益率超过30%。用户实际收益率1年达到2倍,5年达到5.4倍,10年收益可以达到6.3倍。这一收益率远远超出当前各类投资品收益,也超过民间借贷的收益率。

作为一个经营性电商平台,“悦花越有”并未办理经营性网站和可信网站等相关备案,其网站备案性质为企业类。且其电商平台和线下支付平台主要为“悦支付”。《经济观察报》记者曾查询中国人民银行审批的第3方支付牌照中,没有显示有“悦支付”相关审批信息。

天眼查上还通报了一条风险信息:2017年3月24日,衡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蒸湘分局调查认定,北京悦花越有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合农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正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公司涉嫌开展传销活动,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隐匿违法资金,依据《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向法院提出保全申请。申请对刘玉龙、冯煜棋等组织者的银行账户予以冻结。蒸湘区法院支持了该申请。

“‘悦花越有’”涉嫌传销,万通支付会不会是诈骗吧?”方植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维权。12月14日,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相关工作人员称,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8 - 21
长沙一医院太平间收死者“买路钱”?                         院方道歉并赔偿家属精神损失  8月19日上午,长沙市民马女士的家属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ICU停止了呼吸,为了让亡者安心走完最后一程,家属特意请了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来料理后事。  令马女士无法理解和接受的是,死者遗体还没出医院门,竟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拦下,声称要收取620元的“买路钱”。  马女士告诉记者,死者生前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于8月19日上午停止呼吸后,家属聘请了包括运送死者遗体、搭建灵堂等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前往医院。岂料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抢先一步赶到了ICU病房,并在没有和家属商量的情况下,直接将遗体运到了太平间。  马女士:一个人出来了,他说...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何伦波)  购买原料长期自制“黑火药”并存放在家中用于放地铳。近日,永兴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非法制造爆炸物案,被告人李某因犯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法院审理查明,李某居住在高亭乡某村五组,是一名为“白喜事”放地铳(俗称“放大炮”,永兴县民俗,多在办丧事时使用)的“师傅”。李某长期自制黑火药自用于当地村民办丧事时放地铳。2017年10月,李某购买硝酸钾、硫磺、木炭等原料,在自家经过提炼、晾晒等工艺后做成硝并存储于家中。案发后,公安机关在李某家中扣押到109.3千克硝。经鉴定,被扣押的硝为黑火药,具有燃烧性和爆炸性。李某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某违法国家法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制造爆炸物并存放于家中,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应依法予以惩处。遂作出上述判决。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楚新华)  8月16日,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人胡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一案,当庭宣判判处被告人胡某拘役2个月,缓刑3个月。庭审现场。6月28日16时许,被告人胡某在西溪坪办事处三岔村禁渔水域“三人潭”,采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电捕鱼方式,在禁渔期内非法捕捞水产品共0.9公斤。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经永定区渔政站认定,胡某电鱼作业,属于我国《渔业法》第30条禁止破坏渔业资源的捕捞方法。检察官提醒: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为国家明令禁用的捕鱼方法,在禁渔区使用禁用的方法捕捞的,无论捕捞鱼获重量多少都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李青梅)8月15日,邵东法院一次性快速强制腾房2起,受邀的4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程见证、参与监督。这2起腾房案件的被执行人杨某祥和李某红,分别因买卖合同纠纷和追偿权纠纷被起诉至邵东法院,判决生效后,2人均拒绝履行判决义务。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数次传唤被执行人,责令被执行人立即按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履行义务,2人仍无动于衷,且态度恶劣。后经查询发现,杨某祥和李某红在邵东某小区有房产可供执行。房屋被依法公开拍卖后,两被执行人以无居住地和屋内物品无处放置为由,拒不腾房。杨某扬言若强制腾房,其高龄母亲则要采取过激行为阻碍执行。对此,法院多次召开执行工作会。8月15日上午9时,在分管领导姜育平的率领下,20余名干警乘车奔赴执行现场,到场后迅速拉起警戒线,行动干脆利落。在县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监督下,强制搬迁工作有条不紊、依法稳妥地进行。另一被执行人李某红则较为配合,在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