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宽进严出的“e互助抗癌计划”》 后续 : “公益平台”出问题谁来管

日期: 2018-12-11
来源: 法制周报

《宽进严出的“e互助抗癌计划”》 后续 :

“公益平台”出问题谁来管

法制周报记者 倪欢欢

11月17日,本报刊登的《宽进严出的“e互助抗癌计划”》一文引起读者的广泛关注。一些会员向记者表示对此事的关心,并提供新的情况;e互助平台工作人员则多次来电来函,要求对报道进行处理。报社在沟通澄清其不实疑问的同时,记者就事件发展和网络互助行业监管等问题进一步深入调查。

e互助 :我们是公益平台 

e互助认为,关于用户加入和捐助审核用的是同样的标准,不存在宽严条件的变化。但采访中入会者反映,“同样的标准”在实际操作中却被不一样地执行。用户加入时平台一般是点到为止 ;但到了捐助审核才会进行十分严格的健康状况审查。

关于e互助与保险的关系,龙女士对报社采编负责人强调:“用保险来形容e互助不太合适,e互助与保险有非常明显的差别。”对此,龙女士给出两点解释,首先,保险是用风险对赌的操作模式,e互助只是一个风险分散的产品;其次,保险的目的是盈利,而e互助是一个非盈利的组织。

e互助何以见得是非盈利的?龙女士解释:“第一,我们不会向会员收取任何费用,每一款项的流水都会在平台做公示。第二,钱不是我们公司拿了,费用是其他用户均摊的。”

被问及e互助的监管部门及如何通过监管保证其非盈利性及合理性。龙女士回答:“我们是通过300多万会员共同进行监管的。”并进一步解释,e互助不属于保险,因为其是非盈利的,每一笔资金和款项对用户都是完全公开透明的。

 “那么,网络互助这样的公益平台是由哪些政府部门监管呢?用户如需维权,可以向哪申诉?”面对报社采编负责人的追问,龙女士回避称,这个问题不在讨论范围。记者之后向e互助提出了几点相关疑问,龙女士称随后会与记者联系应答。但一周后,记者两次拨打其电话均没有接听,截至发稿之日仍无回应。

e互助推介人 :健康告知说是说过  没特别提醒仔细阅读

当初推荐王某俐加入e互助的龚林强(化名),是湖南泛华保险代理公司某分公司的员工,也是王某俐的朋友。

“我们都是有任务的,总公司一年有一两次发动员工推介e互助。”龚林强告诉记者,为了完成任务,公司的业务员都会去推介身边的人加入e互助,“没有奖金,公司会发些热水壶、杯子等作为奖励”。

“操作加入平台时确实有健康告知条款,推介的时候说是说过,没有去特别提醒人家,也没几个人仔细看那个条款。听说30元就能入抗癌计划,很多人觉得容易就加了。”龚林强说,他推介的会员大都是这样加入的。

“王某俐当初加入的时候,是我直接拿她的手机操作的。”龚林强说,他在推介e互助时,会口头问下咨询的人“是否在近几年内住过院”。只要没住过院,他都鼓励加入平台参与互助。

“王某俐是我的朋友,当初是我推荐她加入的,她现在生病了没能得到互助,我感到很内疚。”龚林强说,“原来是想为人家好的,出问题后,我就不再推荐人加入e互助了”。

家住广东的陈女士是2017年由王某俐推荐加入e互助的。“我想着一年下来也不要很多钱,就当做公益的,帮助那些癌症患者,我也不希望自己有需要互助的那一天,纯粹是相信这个平台。”陈女士说,今年11月得知王某俐申请互助失败后,她退出了。龚林强和陈女士都对这个公益平台运营方式的可信性产生了怀疑。

投诉者 :我想打官司

11月23日,王某俐在手机上发现自己的“e互助-我的勋章”被锁定了。随后,她查看到自己的“计划状态”显示:于2018年10月23日主动退出计划。

“我没有主动退出。”王某俐说,她没在手机上做过退出平台的相关操作。

“居然把我踢出平台了,太过分了。”王某俐有些气愤。更令她没想到的是,2天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了,她又在该平台里了。

“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王某俐认为,该平台可以如此随意操控会员的状态,足以证明“会员的风险随时存在”。

“我已经咨询了律师,我想打官司。”王某俐认为,该互助平台问题很多。“我已经不在乎能不能拿到互助金了,我就是要讨个说法。”

针对用户反映的情况和行业监管问题,记者先后走访了原省保监局、行业协会和社会人士,后续将作进一步报道。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8 - 19
为牟利,夫妻2人大肆购买公民身份证信息并进行倒卖。近日,衡山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刘某、曹某某提起公诉。2017年6月,刘某、曹某某夫妻2人产生在网络上贩卖公民身份证信息牟利的想法。曹某某通过网络购买了2000套公民身份证信息,刘某在网上找人制作用于贩卖的网站。2人将2000套公民身份证信息上传至网站,并留下付款方式。根据信息完整程度的不同,将它们分类标价为3元、5元、10元。购买人需先在网站上注册会员,然后选购。同年12月,网站被查封后夫妻2人仍重操旧业。截至案发,据公安机关侦查,2人通过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收款共计7万余元。通讯员  旷巍 唐佳
2019 - 08 - 19
原告李某清与被告李某山系门楼下瑶族乡某村四组村民,原本关系甚好,后却为两棵杉树的权属问题闹上法庭。近日,新田法院审结了这起案件。这两棵引起争执的杉树,长在该村“凉亭边”,树龄已近35年。1984年9月,由县政府确权给该村第四生产队所有。后该树所在的山地由乡政府确定为李某清父亲的自留山。李某清于2010年5月取得“凉亭边”的《林权证》,面积21亩,林地使用期为70年。2018年9月,李某清办好“凉亭边”的采伐许可证后,采伐了本案诉争的两棵杉树,并就地倒放。后李某山将杉树截成木材八筒(市场价格约2020元左右),同两根树尾一起运回家。李某清称此杉树为其夫妻俩以后做棺木所用,要求李某山归还。李某山以两棵杉树系种植在其祖先坟旁,多年来都是自己在看护,按村里自古约定坟山占地一丈五尺区域内种植的树木应归管理坟山主人所有为由,拒绝归还原告。经村支两委多次调解不成后,李某清诉至法院。法院审理认为,本案诉争...
2019 - 08 - 19
攸县法院审结首例破坏生态环境刑附民公益诉讼案开矿牟利  非法毁坏林地受刑罚8月12日,攸县某石料矿、吴某、易某、夏某非法占用农用地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在攸县法院开庭宣判。此案为该院受理的首例生态环境领域刑附民公益诉讼案。被告人易某、夏某2005年在一石灰窑的基础上创办石料矿,在未办理征占用林地审批手续的情形下,擅自开采建筑用石灰岩。除去原老石灰窑占用、毁坏的3.2亩林地,新增占用、毁坏林地面积3亩。2008年9月,易某、夏某将石料矿转手给被告人吴某生产、经营。吴某经营期间,石料矿除继续使用之前老石灰窑及易某、夏某占用的林地外,又新增非法占用、毁坏林地24.3亩。其间,石料矿仅在2013年9月30日向攸县林业局申请办理了0.2公顷的《临时使用林地行政许可决定书》,但在2015年9月30日期满后,既未按要求将临时占用的林地进行森林植被恢复,也没有重新办理新的林地征用许可手续。经技术...
2019 - 08 - 19
非法毁坏他人财物  破坏选举  寻衅滋事江华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涉恶案件8月15日上午,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一起恶势力犯罪案件。省县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事人家属及社会各界群众旁听。2017年9月,被告人奉某念竞得“猫仔捉鼠”山场的承包权,但并未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也未缴纳租金。11月6日,奉某念在未与该山场原承包人陈某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纠集他人对山场陈某的果树肆意砍伐。陈某报警后,奉某念等人不听公安民警、政府工作人员的劝阻,至12日将陈某的果树全部砍完。经鉴定,被砍伐的果树价值25万余元。此外,奉某念还伙同他人破坏选举、多次寻衅滋事,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符合恶势力犯罪团伙的认定标准。法院当庭宣判被告人奉某念、奉某海、奉某彪3人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4年、3年6个月,赔偿被害人财产损失。通讯员  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