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员工因公死亡,公司“赚”了35万元?

日期: 2019-08-08
来源: 法制周报

员工因公死亡,公司“赚”了35万元?

公司称死亡赔偿金“运作下来有成本”   律师 :截留于法无据属不当得利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伏志勇 文/图

衡阳长城加气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位于衡阳珠晖区工业园内,一名员工在工厂上夜班时因病意外死亡,公司与死者家属签订协议赔偿40万元。但是,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金要归公司所有。今年2月27日,衡阳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下发了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金。死者家属直到7月15日才发现, 这笔工伤死亡赔偿金达755,802元,公司“赚”了35万多元。

8月2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公司法人成建平对此表示有苦难言。

员工因公死亡,公司“赚”了35万元?肖学元在该单位上夜班时因病意外死亡。

赔偿协议修改赔偿金额

2018年5月9日晚,黄业君接到丈夫单位同事打来的电话,称其丈夫肖学元上夜班时突发病症住院了。等黄业君赶到医院,才知道丈夫已经过世。

黄业君告诉记者,丈夫过世时年仅56岁,到长城公司上班不到1个月。丈夫此前在家务农或打零工,身体一直很好没什么疾病。

丈夫过世后,黄业君在子女及亲属的陪同下一起处理了丈夫的身后事宜。据黄业君弟弟黄小华介绍,姐夫死后,在衡南县洪山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长城公司暂付了15万元处理后事。同时,由公司申请工伤死亡赔偿金,如申请成功,公司再垫付45万元赔偿金,但工伤死亡赔偿金要直接支付给公司。公司给死者的赔偿金总额是60万元。

今年1月20日,公司与死者家属就工伤死亡赔偿金重新签订了一份协议。记者看到,协议的甲方为长城公司,乙方为死者妻子黄业君和儿子肖健。协议内容与洪山镇的调解协议书基本一致,只是赔偿金总额减少了20万元。同时加了一条:乙方应当配合甲方到社保机构办理一切工伤死亡赔偿申报手续,配合甲方领取工伤死亡赔偿金,不得以任何借口拒绝。否则应当退还甲方垫付的40万元赔偿金。


下拨赔偿金75万多元

死者家属称,公司与他们签署协议后的第2天,就通知他们到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签署了工伤保险待遇核定表,黄业君及儿子肖健签名按了指纹,同意将肖学元工亡待遇支付长城公司。家属告诉记者,让他们生疑的是,公司告诉他们还要签一次字才能发放赔偿金,但一直到7月15日还没有通知他们签字,他们来到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查询,才知道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金早已核定并拨付。

8月2日,记者来到衡阳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中心纪检委员刘委员随记者来到审核柜台,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家属与公司签订了协议,所以才把钱打到了公司账上。中心在今年2月27日就拨付了这笔钱,共计755,802元。


公司称运作理赔时有开支

那么,单位给家属赔偿了40万元,还有35万多元到哪里去了呢?

长城公司法定代表人成建平向记者介绍,肖学元死亡后,大家都认为不符合工伤保险赔偿的范畴,公司也不敢认定。家属要求先行垫付,经过几轮谈判,公司先垫付了,但签了一份协议,要求家属放弃肖学元工亡而产生的其他赔偿权利,不再向公司提出任何经济要求。公司代表家属向社保机构申报工亡待遇,审批下来的全部赔偿金归公司所有。在这份协议上,家属黄业君及肖健都签字按了指纹,当时见证人黄晓成及黄小华也签字按了指纹。

成建平表示,公司在运作此事时也有开支,为此还请了代理律师。他说当时运作这事,死者的小舅子黄小华全程参与,他对有些开支也了解。成建平还表示,其实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理赔下来对公司来说是有损失的,来年公司的保险费用要多出10多万元。成建平对此感到很委屈,表示有苦难言,希望死者家属能坐下来一起协商。对此,家属则表示不会协商,将继续维权。


律师称截留于法无据

长城公司签订的这协议到底有没有效,公司是否可以以承担了相关费用为由占有部分赔偿款?

记者咨询了北京德恒(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田治富。田律师表示,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属于合同,应遵循《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如果公司利用其优势地位、信息差,隐瞒相关事实,导致受害方在不自愿或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了上述协议,受害方可以到法院申请撤销。

田律师补充认为,从协议内容来看,死者家属对于本次事故是否属于工亡及工亡赔偿金额始终没有明确的认识,签订协议的第二天,家属即被安排去签订《工伤待遇核定表》,这表明,长城公司隐瞒了相关事实,在这种情况下签订的协议是可以撤销的。此外,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缴纳工伤保险,为工伤职工申请工伤认定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用人单位以因此产生相关费用为由截留工伤赔偿金于法无据,属于不当得利。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8 - 19
为牟利,夫妻2人大肆购买公民身份证信息并进行倒卖。近日,衡山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刘某、曹某某提起公诉。2017年6月,刘某、曹某某夫妻2人产生在网络上贩卖公民身份证信息牟利的想法。曹某某通过网络购买了2000套公民身份证信息,刘某在网上找人制作用于贩卖的网站。2人将2000套公民身份证信息上传至网站,并留下付款方式。根据信息完整程度的不同,将它们分类标价为3元、5元、10元。购买人需先在网站上注册会员,然后选购。同年12月,网站被查封后夫妻2人仍重操旧业。截至案发,据公安机关侦查,2人通过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收款共计7万余元。通讯员  旷巍 唐佳
2019 - 08 - 19
原告李某清与被告李某山系门楼下瑶族乡某村四组村民,原本关系甚好,后却为两棵杉树的权属问题闹上法庭。近日,新田法院审结了这起案件。这两棵引起争执的杉树,长在该村“凉亭边”,树龄已近35年。1984年9月,由县政府确权给该村第四生产队所有。后该树所在的山地由乡政府确定为李某清父亲的自留山。李某清于2010年5月取得“凉亭边”的《林权证》,面积21亩,林地使用期为70年。2018年9月,李某清办好“凉亭边”的采伐许可证后,采伐了本案诉争的两棵杉树,并就地倒放。后李某山将杉树截成木材八筒(市场价格约2020元左右),同两根树尾一起运回家。李某清称此杉树为其夫妻俩以后做棺木所用,要求李某山归还。李某山以两棵杉树系种植在其祖先坟旁,多年来都是自己在看护,按村里自古约定坟山占地一丈五尺区域内种植的树木应归管理坟山主人所有为由,拒绝归还原告。经村支两委多次调解不成后,李某清诉至法院。法院审理认为,本案诉争...
2019 - 08 - 19
攸县法院审结首例破坏生态环境刑附民公益诉讼案开矿牟利  非法毁坏林地受刑罚8月12日,攸县某石料矿、吴某、易某、夏某非法占用农用地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在攸县法院开庭宣判。此案为该院受理的首例生态环境领域刑附民公益诉讼案。被告人易某、夏某2005年在一石灰窑的基础上创办石料矿,在未办理征占用林地审批手续的情形下,擅自开采建筑用石灰岩。除去原老石灰窑占用、毁坏的3.2亩林地,新增占用、毁坏林地面积3亩。2008年9月,易某、夏某将石料矿转手给被告人吴某生产、经营。吴某经营期间,石料矿除继续使用之前老石灰窑及易某、夏某占用的林地外,又新增非法占用、毁坏林地24.3亩。其间,石料矿仅在2013年9月30日向攸县林业局申请办理了0.2公顷的《临时使用林地行政许可决定书》,但在2015年9月30日期满后,既未按要求将临时占用的林地进行森林植被恢复,也没有重新办理新的林地征用许可手续。经技术...
2019 - 08 - 19
非法毁坏他人财物  破坏选举  寻衅滋事江华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涉恶案件8月15日上午,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一起恶势力犯罪案件。省县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事人家属及社会各界群众旁听。2017年9月,被告人奉某念竞得“猫仔捉鼠”山场的承包权,但并未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也未缴纳租金。11月6日,奉某念在未与该山场原承包人陈某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纠集他人对山场陈某的果树肆意砍伐。陈某报警后,奉某念等人不听公安民警、政府工作人员的劝阻,至12日将陈某的果树全部砍完。经鉴定,被砍伐的果树价值25万余元。此外,奉某念还伙同他人破坏选举、多次寻衅滋事,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符合恶势力犯罪团伙的认定标准。法院当庭宣判被告人奉某念、奉某海、奉某彪3人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4年、3年6个月,赔偿被害人财产损失。通讯员  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