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新化洋溪镇集资征地 安置成“烂尾”

日期: 2019-07-04
来源: 法制周报


新化洋溪镇集资征地  安置成“烂尾”

村民质疑干部集资获厚利、部分耕地未批先占

新化洋溪镇集资征地  安置成“烂尾”一边是农田,另一边是文印市场及处于停工状态的阳光家园小区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曾金春


新化洋溪镇文昌新村百亩农田被征收多年,征地现已开发成洋溪文印市场并规划成商业小区,但失地村民的安置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

日前,记者接到村民投诉,称洋溪镇镇政府以建设办公大楼及事业单位和棚户区改造等项目为名,强行低价征用村民基本农田,转手商业开发牟利。农户合法权益迟迟得不到兑现,记者近日前往洋溪镇实地调查。


征地后部分改变用途

记者调查发现,征地中除了棚户区改造,改做的一个是洋溪文印市场,目前正在招商;一个是阳光家园小区,由于道路规划问题处于停工状态,目前准备易地重建。周边有大片菜地和水稻田。

文昌新村二支部书记周富球介绍,2013年4月,镇政府在文昌新村征地105亩,涉及93户村民。根据当时的征地政策,按照每亩3.98万元和青苗2000元的补偿费付给村委会,由当时的村支书曾树峰暂为保管,所有款项统一存放在农商银行。此外,还以每亩地留104平方米作为被征地村民的门面安置基地。当时,部分村民在领取补偿款时相应扣除了每平方米62.3元的门面安置地费用。至今,仍有12户村民没有领取征地补偿款。

村民提供的两份征地补偿协议显示,马鞍山棚户区征地27.2亩,镇政府办公及业务用房工程项目征地20.2093亩。村民卜某指着远处的楼房说,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批文就新建了3个项目,分别是洋溪安置区(500套)、美晶房地产开发的御溪园小区(1700套)、还有正处于停工状态的阳光家园小区。

由于村民安置问题多年无果、不断被投诉,洋溪镇成立了工作小组对投诉予以回复:洋溪镇2013年实际征地114亩,其中洋溪镇棚户区改造东风小区项目用地2.0316公顷,小城镇建设项目2.8707公顷,经省政府审批合计折合面积为73.5345亩。其余尚在申报和未审批,办公及业务用房在2013年国务院禁止新建楼堂管所后停止审批。东风小区项目由于政策变化停止建设,土地调规变性,获批项目的两块土地在2017年、2018年分别挂牌出让给了个人和武汉一家公司。

分管城建国土的镇政协负责人李伟告诉记者,整个征地分为2个项目。有30亩计划建马鞍山棚户区,征地后政策有所调整,不允许新建房屋用于安置,只能政府出资购买商品房后再安置。根据国家政策,被征土地不能返还给村民。因此,经新化县政府研究,同意镇政府以商住用地挂牌拍卖。目前,30亩地已卖给开发商,用于阳光家园小区商业建设。后来因为县城到高铁南站规划道路从中穿过停工,准备再另外找地建设。另外,有43亩地是省里报批的建设用地,后经镇政府相关领导商议,43亩地在网上挂牌拍卖,现正用于文印市场建设。

“当初政府承诺每亩田给104个平方作安置房用地。”村民卜某说,“洋溪文印市场开张红红火火,已经有很多商家准备入驻。我们安置地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安置旧账成了“烂尾”

洋溪镇政府2011年关于文昌村100多亩征地一事曾召开会会议纪要表明:在征地范围之外预留一片土地作为被征地农民的集中居住点,政府提供政策指导和申办手续,村委会负责集中居住点土地征用、“三通一平”等费用。李伟说:“对于安置事宜,镇政府该做什么,村里面该做什么,会议纪要有明确分工。镇政府主要是为村民做好规划,统一集中建房的费用包括修路和“三通一平等费用都需要村里解决。集中建房区的占地村民的矛盾协调也由村委会负责,镇政府只作指导,从政策上把关。”

为什么集中建房还没有实施?李伟介绍,镇政府在2017年做好了相应规划,一直在做工作。有的村民想多要门面,有些村民则希望在规划上更高大上,还有些占地户不同意征地,响应建房的村民和占地村民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意见,导致安置问题一直没有落实。

“政府只能做好规划,具体问题还得村里自行解决。村里工作没做通,镇政府现在还没有其他办法更好地解决安置问题。”李伟表示。

村民则表示,村里根本没有能力办安置地,村民也无力承担有关费用。

商业用地和建设用地有差价收入,当被问到会不会给被征地村民一些相应补偿时,李伟说,不管是商业用地还是建设用地,征地标准是一样的。2012年,征地是3.98万元每亩标准。现在是以2016年的征地标准来执行。征地差价收入归到镇政府财政。

根据政策,村民分不到土地溢价收入,但当年的征地集资户已回报丰厚。村民邹某表示,当时镇机关干部为征地集资,每月2分息(相当于年化利率24%),集资户从1万元到20万元不等。由于项目延迟,2017年,镇政府陆续退还集资款本息,回报差不多翻倍。对此,李伟表示自己是2014年到镇里工作的,对当时集资一事并不清楚。

洋溪镇政府今年4月30日就有关投诉在网上回复:当时洋溪镇政府囿于资金困难,经镇党委政府开会研究,限于全镇干部职工范围内共筹集资金677万元,用于该项目各项支出,该项资金已于2017年底全部还清本息。


集资占地建房涉嫌违规

记者查阅有关政策了解到,早在2006、2007年,国家有关部委、国务院就数次发文要求,各级国家机关一律不得搞单位集资合作建房,任何单位不得新征用或新购买土地集资合作建房。那么,洋溪镇集资征地建房且涉嫌获高利,是否合规?

村民质疑,未批先占、少批多占均属违法用地行为,那40亩耕地当年被征时还在申报,之后未能通过审批、数年占而未用,该如何依法纠正和处置呢?

征地6年多来,镇领导班子已换。失地村民的安置地究竟何时能有着落?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罗霞 通讯员 李先平10月14日,桂阳县召开由法检公司及平安办、民政等16个职能部门参与的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联席会议,与会人员就如何抓好新形势下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提出了许多建议。管理不到位存在隐患“我县现有5年内监所释放人员1467人,3年内解除矫正对象903人。监所释放人员多数不会到户籍地或居住地司法局报到,部分刑满释放人员长期不回家,人户分离现象普遍存在,亲朋好友都无法联系,对他们的现状存在底数不清、安置‘不能’‘帮教’无力等问题,潜藏着巨大的稳定隐患。”县司法局局长李江青说。李江青认为,全县目前的刑满释放人员安置帮教工作与“平安桂阳”建设要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主要是社会各界认识不到位、财政经费保障不足、安置帮教力量薄弱、部门衔接机制不顺畅、社会力量参与不足、服务管理和救助帮扶能力不能满足工作需求。”各部门代表积极建言对刑释人员的管理,主要...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雷昕  通讯员 刘学先 魏君臣 10月12日,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外逃17年的戴跃兵被强制遣返回湘。这是全国监察体制改革以来,中央、省、市三级追逃办通力协作,各部门密切配合,发挥制度优势,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开展追逃追赃的最新成果,再次彰显了有关部门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民警向戴跃兵宣读逮捕决定17年“深耕” 一追到底  戴跃兵,男,1974年生,武冈市烟草公司原收款员。2002年,其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公款后外逃,变换身份长期藏匿境外。2002年4月,武冈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其立案侦查。“戴跃兵有部队服役经历,具有较强的反侦察能力和高度的警惕心理。”戴跃兵携款潜逃后,案件侦办工作一度陷入僵局,案件承办人换了好几茬,但查办步伐始终没有停歇。办案人员介绍,戴跃兵潜逃后,使用一直未上交的边防警官证和私自伪...
2019 - 10 - 13
法制周报·新湖南见习记者 杨天朗早几年冬天,长沙的天空出现了雾霾,霾深不知处。2019年,长沙打响蓝天保卫战,长沙的“蓝天时间”越来越多。这得益于“长了牙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带来的显著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要“用最严密法治生态环境,加快制度创新,强化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我国现行的《环境保护法》是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1989年12月26日通过的。30年来,《环境保护法》从初设到成熟、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环境保护法律体系,为保障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近日,法制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法治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爱年教授,请她讲述了《环境保护法》的发展历程以及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展...
2019 - 10 - 12
《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后续死者家属接受调解  镇政府享有追诉权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陈思8月27日,法制周报以《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为题,报道了常宁荫田镇松塘村6组的12岁男孩苏樵(化名),在一处废弃锰矿坑不慎溺亡。因年代久远,开矿矿主难以确认,苏家与5名疑似在出事山头开矿的村民,以及参与调查调解的镇政府,为追责索赔陷入纠纷。2个月过去,这桩纠纷终于告一段落。10月11日,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法制周报记者表示,可先为苏家提供一定救济补助,追诉矿主的权利将由镇政府保留。目前,苏家已接受该调解方案。“出事矿坑不在整改范围”此前,苏樵的父亲苏友元曾质疑,孩子出事的矿坑是由政府整治完非法采矿遗留,当时未封闭或者填埋废弃锰矿,也未在废弃锰矿坑边树立安全警示牌。2014年,当地曾有土地整理项目填埋过部分矿坑,目前仍有不少未填埋。荫田国土资源所邓所长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