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环境保护法 :谱写绿色发展新篇章

日期: 2019-10-13
来源: 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新湖南见习记者 杨天朗

早几年冬天,长沙的天空出现了雾霾,霾深不知处。2019年,长沙打响蓝天保卫战,长沙的“蓝天时间”越来越多。这得益于“长了牙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带来的显著变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要“用最严密法治生态环境,加快制度创新,强化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我国现行的《环境保护法》是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1989年12月26日通过的。30年来,《环境保护法》从初设到成熟、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环境保护法律体系,为保障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

环境保护法 :谱写绿色发展新篇章

近日,法制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法治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爱年教授,请她讲述了《环境保护法》的发展历程以及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展望。

环境保护法 :谱写绿色发展新篇章

为防止焚烧垃圾产生二次影响,长沙黎圫城管执法中队要求施工方将垃圾和裸土进行覆盖。


越来越严是必然趋势


1972年6月,中国政府派团参加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后,开始认识到环境问题的重要性。次年8月,国务院召开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首次将环境保护工作纳入国家管理议事议程,一些环境保护的政策和法律法规陆续出台。1978年3月,新修订的《宪法》在第11条明确规定:“国家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李爱年说:“把保护环境写到宪法里,这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环境保护事业的高度关注和依法治理的决心。但是,这时国家还只是规定保护自然资源,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1979年9月,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环境保护法(试行)》。李爱年表示,“这是我国首部环境保护法律,标志着中国环境保护法法律体系开始建立。”

2001年,中国加入WTO。这是机遇也是挑战,贸易自由化与环境保护问题、国家环境资源安全问题同时受到广泛关注。李爱年说:“面对世纪之交的挑战,我国环境法制建设更应更新立法观念,以可持续发展为立法指导思想,完善我国法制环境,同时根据我国国情以适应环保时代国际贸易的新要求。面对国际贸易中日益高涨的绿色浪潮,我国的《环境保护法》越来越严是必然趋势。”

2011年2月25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将原来规定的“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人身伤亡的的严重后果”中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修改为“严重污染环境”。

对此,李爱年强调:“这一改变将虽然没有造成重大污染环境事故,但长期违反国家规定,超标准排放、倾倒、处置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行为定为犯罪,这是前所未有的。”

2014年4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并于2015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此次修订被学界称为“中国环境立法史上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坚持保护优先”原则


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明确提出了“坚持保护优先”的原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用短短30多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的路程,但经济的高速增长是建立在资源高消耗基础上的,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进入环境高风险时期。

李爱年表示,保护优先原则在此次环境保护法修订中得以明确,有利于扭转以往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将GDP作为政绩唯一考核指标,只注重发展速度而不顾发展质量的弊端,将从根本上遏制环境问题恶化的趋势。

《环境保护法》第26条规定:“国家实行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和考核评价制度。”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纳入对本级人民政府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及其负责人和下级人民政府及其负责人的考核内容,作为考核评价重要依据。考核结果应当向社会公开。“这规定了环境保护考核评价制度,使保护优先的绩效评价有了明确法律依据,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李爱年说。


“按日计罚”铸就“钢牙铁齿”


为了改变这一现象,作“史上最严”环境保护法,2015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环境保护法》中规定了“按日计罚”等制度。按日计罚制度应运而生。如果企业不改正环境违法行为,则以日为单位,每日对违法企业进行处罚并且没有数额上限。因前所未有的严厉处罚,被誉为《环境保护法》中解决连续性排污问题的“钢牙利齿”。

据省生态环境厅省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陈战军说介绍“湘潭某企业因污染拒不改正被罚款650万元,这个金额是很大的。但是并不代表罚款多,环境污染就治理得好,这只是一种执法力度加大的表现,以督促企业改正。”


“限期治理”制度未入法


李爱年表示,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也存在一些短板和可改进的空间。1989年出台的《环境保护法》所确立的统管与分管体制存在诸多问题。如统管与分管职责权限不明,如何统管如何分管没有明确规定,导致各部门相互扯皮和推诿。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在环境保护监督管理体制方面没有突破,仍规定为统管与分管相结合。

她认为,限期治理制度是中国一项行之有效的重要环保措施。1979年《环境保护法(施行)》、1989年《环境保护法》等单行法都有规定。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却没有规定限期治理,第60条对超过污染物排放标准或超过重点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指标排放污染物的,只规定了限制生产、停产整治与停业、关闭两种形式,没有规定限期治理的责任形式。“应该是经过限期治理没完成治理任务的,再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限制生产、停业整治也不能作为一种独立责任形式,应是限期治理期间可以视情况责令限制生产或停产整顿。”李爱年指出。


环保法制建设永远在路上


李爱年告诉记者,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许多环境保护新思想,如“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与习近平总书记之前提出的“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等一样,都包含着丰富的整体主义思想。这些环境保护的新思想、新观点和新论断,准确把握了环境问题的根本原因和环境法制的根本途径,为促进环境法治指明了方向,也为环境法制建设提供了基本方针和指导思想。

“环境保护法制建设永远在路上。在新的历史时期,应不断完善环境保护法制建设,为继续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保驾护航。”李爱年。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罗霞 通讯员 李先平10月14日,桂阳县召开由法检公司及平安办、民政等16个职能部门参与的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联席会议,与会人员就如何抓好新形势下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提出了许多建议。管理不到位存在隐患“我县现有5年内监所释放人员1467人,3年内解除矫正对象903人。监所释放人员多数不会到户籍地或居住地司法局报到,部分刑满释放人员长期不回家,人户分离现象普遍存在,亲朋好友都无法联系,对他们的现状存在底数不清、安置‘不能’‘帮教’无力等问题,潜藏着巨大的稳定隐患。”县司法局局长李江青说。李江青认为,全县目前的刑满释放人员安置帮教工作与“平安桂阳”建设要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主要是社会各界认识不到位、财政经费保障不足、安置帮教力量薄弱、部门衔接机制不顺畅、社会力量参与不足、服务管理和救助帮扶能力不能满足工作需求。”各部门代表积极建言对刑释人员的管理,主要...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雷昕  通讯员 刘学先 魏君臣 10月12日,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外逃17年的戴跃兵被强制遣返回湘。这是全国监察体制改革以来,中央、省、市三级追逃办通力协作,各部门密切配合,发挥制度优势,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开展追逃追赃的最新成果,再次彰显了有关部门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民警向戴跃兵宣读逮捕决定17年“深耕” 一追到底  戴跃兵,男,1974年生,武冈市烟草公司原收款员。2002年,其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公款后外逃,变换身份长期藏匿境外。2002年4月,武冈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其立案侦查。“戴跃兵有部队服役经历,具有较强的反侦察能力和高度的警惕心理。”戴跃兵携款潜逃后,案件侦办工作一度陷入僵局,案件承办人换了好几茬,但查办步伐始终没有停歇。办案人员介绍,戴跃兵潜逃后,使用一直未上交的边防警官证和私自伪...
2019 - 10 - 13
法制周报·新湖南见习记者 杨天朗早几年冬天,长沙的天空出现了雾霾,霾深不知处。2019年,长沙打响蓝天保卫战,长沙的“蓝天时间”越来越多。这得益于“长了牙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带来的显著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要“用最严密法治生态环境,加快制度创新,强化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我国现行的《环境保护法》是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1989年12月26日通过的。30年来,《环境保护法》从初设到成熟、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环境保护法律体系,为保障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近日,法制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法治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爱年教授,请她讲述了《环境保护法》的发展历程以及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展...
2019 - 10 - 12
《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后续死者家属接受调解  镇政府享有追诉权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陈思8月27日,法制周报以《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为题,报道了常宁荫田镇松塘村6组的12岁男孩苏樵(化名),在一处废弃锰矿坑不慎溺亡。因年代久远,开矿矿主难以确认,苏家与5名疑似在出事山头开矿的村民,以及参与调查调解的镇政府,为追责索赔陷入纠纷。2个月过去,这桩纠纷终于告一段落。10月11日,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法制周报记者表示,可先为苏家提供一定救济补助,追诉矿主的权利将由镇政府保留。目前,苏家已接受该调解方案。“出事矿坑不在整改范围”此前,苏樵的父亲苏友元曾质疑,孩子出事的矿坑是由政府整治完非法采矿遗留,当时未封闭或者填埋废弃锰矿,也未在废弃锰矿坑边树立安全警示牌。2014年,当地曾有土地整理项目填埋过部分矿坑,目前仍有不少未填埋。荫田国土资源所邓所长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