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民法 :公民民事权利保障书

日期: 2019-08-15
来源: 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倪欢欢 

民法是我国法律体系中最为重要的法律之一,调整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宪法重在限制公权力,民法则重在保护私权利。

纵观新中国成立以来70年,中国民事立法从建国初期的近乎空白,到改革开放后《民法通则》及《物权法》《合同法》《侵权责任法》《婚姻法》《继承法》等单行法的颁布和实施,民事法律体系逐渐形成并不断修改完善,适应了不同时期的社会经济发展。2017年《民法总则》的施行更是重新开启了民法典的编纂进程,民法典的编纂将有利于消除不同时期制定的法律之间存在的冲突和不一致。

近日,《法制周报》记者采访了省内从事民法教学研究、民事审判及律师工作多年的法学教授、法官及律师。请他们讲述我国民事立法和司法实践过程中发生的故事,感受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民事法律制度从建立到越来越科学化、体系化、不断完善的过程。

民法 :公民民事权利保障书

新中国成立之初 

民事法律近乎空白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社会主义改造完成这段时期,国家重视通过立法来创设和规范新的民事关系。1950年颁行的《婚姻法》和《土地改革法》,对于废除封建或半封建婚姻家庭关系和土地关系,建立新型民事关系,发挥着重要作用。

1954年宪法的颁布,奠定了社会主义法制基础,也为民法典的制定提供了宪法依据。同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组建专门班子起草民法。这是新中国第一次起草民法典。但民法起草工作于1958年被迫停止,民事立法几乎停滞不前。

这个时期的国家处于社会制度急剧变革之中,民事立法的任务主要是破旧立新,废除封建的和资本主义的非社会主义民事关系,建立新的社会主义民事关系。

这样的民事立法虽说是必要的,但具有很大的历史局限性。除了个别法律外,多数立法由于破旧立新任务的完成很快就失去其对社会关系的规范作用。例如,《土地改革法》随着土地改革运动的完成而基本丧失作用,《公私合营工业企业暂行条例》则随着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而完全丧失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通过的众多决议、指示在调整和规范民事关系方面发挥着特殊作用。 “这些决议和指示实际上起着法律的规范作用”,湖南省法学会民商法学研究会会长、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屈茂辉说,当时经济社会发展不够,人民生活比较简单,没有太多交易,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老百姓财产也很少,对民法需求的迫切性不够。

总体上,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的民事立法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民法通则》 

民事立法走向体系化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迈进了改革开放新时期,为我国民事立法的恢复创造了必要的政治经济条件,我国法制工作开始逐渐恢复。

在民事立法方面,我国制定了一系列民事法律、法规,初步建立起各项民事法律制度,涉及合同法、知识产权法、婚姻法和继承法等。

改革开放之初短短几年,我国在民法的多数领域初步解决了“有法可依”的问题,为今后民事立法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但这一时期的民事立法凌乱、松散,内容大多过于原则,有的明显存在缺漏。”屈茂辉说。

1979年11月,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开始起草民法,至1982年5月,先后草拟了4稿《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草案》。

由于当时整个社会经济体制尚未定型,立法难度大,制定民法典的客观条件还不成熟,法制工作委员会决定先制定单行法,暂不考虑制定民法典。

根据这一原则,经过反复研究,广泛征求意见,在民法草案(第四稿)的基础上,于1985年11月形成了《民法通则草案》。

1986年4月12日,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了《民法通则》。

《民法通则》的颁布,形成了以《民法通则》为核心,包括《经济合同法》《婚姻法》《继承法》等单行法的民事法律体系。2010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基本形成。

《民法通则》的颁行是我国民事立法进程中的一个界碑,具有重要意义,标志着我国民事立法开始走向体系化,从此涉及到类似法人、法律行为、代理、诉讼时效等基本法律问题时有法可依了。


涉及百姓生活方方面面

“民法是‘民’的法,不是‘官’的法。”屈茂辉强调,民法是老百姓的法。从古到今,从中到外,无论什么性质的社会,民众的生活都会涉及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都需要民法。

上世纪90年代,湘潭人王某与当地某国有企业签订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后发生纠纷闹到法院。最后,法院认定这份租赁合同无效,理由是合同违反了湘潭市政府的一个规定。

今年62岁的湖南湘瑞律师事务所律师尹福云当时是王某的代理律师。据他回忆,当时合同被认定无效是很随意的,大量合同被认定无效,这让律师时常感到困惑和无奈。

1999年《合同法》颁布,其中第52条规定了5种合同无效的情形。从此,一份合同只要没有违反这5种情形之一,法院就不能认定其无效。

“合同被认定无效,会给交易方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失,严重影响市场经济秩序。有了《合同法》这项规定,合同的效力认定大有保障,有效保护了交易双方的合法权益,稳定了市场经济秩序。”尹福云说。

20年前,宁乡人张某为了要回自己祖辈留下的老房屋,拿着地契到法院打官司。这份足以证明其房屋所有权的地契,当时并没有顺利为他争得房屋所有权。

当年承办案件的林法官解释,地契确实能证明房屋最初是张某祖上传下来的,但社会主义改造时期,该房屋已被房管部门收归所有,地契的效力并不确定,“房屋所有权需要通过当时的政策和法规来判定”。

林法官回忆,当时我国还没有《物权法》,涉及物权归属的相关纠纷一般按照当时的一些政策和法规来处理,而这些政策和法规变动相对频繁,容易产生上述这类历史遗留问题。

由于没有统一稳定的法律规定,法官处理此类纠纷“相当麻烦”。多数产权关系不易明晰,所有权问题不好明确。

2007年《物权法》的颁布改变了这一困境。《物权法》对物权的设立、变更及公示方式作了系统、明确的规定。在物权归属方面,给当事人提供了明确指引,有效预防和减少了类似纠纷的发生。从此,法院在处理上述类似纠纷时不仅有法可依,效率和质量更是大幅提升。


《民法总则》

重启民法典编纂

2016年,湘潭市民彭某借给李某5万元,双方约定2016年11月还款。李某未按时还款,彭某也没有向李某追债。

2018年12月,彭某找到湖南湘瑞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倚民寻求帮助。尹倚民告诉彭某:“你很幸运,因为2017年10月1日施行的《民法总则》将诉讼时效两年期限的规定修改为3年。”

尹倚民告诉记者,按照原来的规定,彭某要债的诉讼时效已过,但《民法总则》修改了这一期限规定后,彭某权利受保护的期限延长了。最后,彭某顺利打赢了官司并拿到了钱。

民法是国计民生的基本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被称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是民事权利的宣言书和保障书。编纂民法典是完善国家法制建设的基本工程,也是民法学界几代人的热切期盼。

林法官和尹倚民透漏,《民法总则》出来后,在司法实践中,湖南关于诉讼时效、限制行为能力人年龄方面的案件相对较多,其他方面的案件还没有。林法官估计,个人信息保护这方面的案件以后会增加,因为很多人已经有意识保护这方面的权益了。

法学界多数专家认为,《民法总则》的颁布重新开启了民法典的编纂进程。屈茂辉认为,编纂民法典的意义在于,原有法律虽然已经基本齐备了,但各个法律由于颁布时间的先后不同,不同时期制定的法律难免存在冲突和不一致,“民法典的编纂要消除这些冲突和不一致”。

民法典是一个国家法治程度的标志,是法治国家的标志之一。我国是制定法国家,这样一个相对完善的民事法律有利于人民权利的享有和实现,更有利于纠纷的解决。


【民法总则·大事记】


新中国成立后,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2001年先后4次启动民法制定和民法典编纂。

1986年4月12日,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民法通则。这是新中国第一部具有民法总则性质的民法基本法。

2014年10月23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编纂民法典”。

2015年3月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牵头成立了民法典编纂工作协调小组,组织工作专班开展民法典编纂。

2016年6月27日,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

2016年7月5日,民法总则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2016年10月31日,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二次审议。

2016年11月18日至12月17日,民法总则草案(二次审议稿)公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2016年12月19日,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

2016年12月27日至2017年1月26日,民法总则草案(三次审议稿)公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2017年3月8日,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

2017年3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

2018年8月27日,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不再保留计划生育的有关内容,新增离婚冷静期。

2018年12月23日,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

2018年12月23日,民法典合同编草案二审稿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2019年6月2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和民法典继承编草案。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10 - 13
法制周报·新湖南见习记者 杨天朗早几年冬天,长沙的天空出现了雾霾,霾深不知处。2019年,长沙打响蓝天保卫战,长沙的“蓝天时间”越来越多。这得益于“长了牙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带来的显著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要“用最严密法治生态环境,加快制度创新,强化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我国现行的《环境保护法》是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1989年12月26日通过的。30年来,《环境保护法》从初设到成熟、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环境保护法律体系,为保障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近日,法制周报记者采访了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法治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爱年教授,请她讲述了《环境保护法》的发展历程以及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展...
2019 - 10 - 12
《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后续死者家属接受调解  镇政府享有追诉权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陈思8月27日,法制周报以《12岁留守男孩在矿坑意外身亡》为题,报道了常宁荫田镇松塘村6组的12岁男孩苏樵(化名),在一处废弃锰矿坑不慎溺亡。因年代久远,开矿矿主难以确认,苏家与5名疑似在出事山头开矿的村民,以及参与调查调解的镇政府,为追责索赔陷入纠纷。2个月过去,这桩纠纷终于告一段落。10月11日,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法制周报记者表示,可先为苏家提供一定救济补助,追诉矿主的权利将由镇政府保留。目前,苏家已接受该调解方案。“出事矿坑不在整改范围”此前,苏樵的父亲苏友元曾质疑,孩子出事的矿坑是由政府整治完非法采矿遗留,当时未封闭或者填埋废弃锰矿,也未在废弃锰矿坑边树立安全警示牌。2014年,当地曾有土地整理项目填埋过部分矿坑,目前仍有不少未填埋。荫田国土资源所邓所长表示,...
2019 - 10 - 12
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一平台两中心”建成运行湖南“智慧新经侦”初步成型本报讯(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陈思 通讯员 谭畅 田斐)10月10日上午,省公安厅举行“经侦总队情报导侦联勤中心”揭牌仪式。标志着经过4个多月的艰苦攻坚,“一平台两中心”即以“神鹰”实战平台、经侦特色大数据中心、情报导侦联勤中心为核心的湖南“智慧新经侦”初步成型。公安部经侦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王志广,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袁友方,经侦总队政委赵江文为联勤中心揭牌。部经侦局情报处、厅属相关单位领导出席揭牌仪式。经侦总队班子成员、全省14个市州公安局分管经侦工作的局领导、经侦支队支队长和长沙市公安局知识产权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参加揭牌仪式。近年来,为适应大数据时代打击经济犯罪的形势需要,湖南公安机关经侦部门积极投身深化公安改革实践的时代大潮,紧紧围绕公安部经侦局“两年锻造全新警种”规划落地,全面对接省公安厅党委公安...
2019 - 10 - 10
最美夕阳红  法治来护航国家立法保障落实老人权益  农村普法仍任重道远编者按 10月7日是一年一度的重阳节。记者从全国老龄办获悉,今年10月1日至31日,全国正开展以“孝老爱亲向上向善”为主题的“敬老月”活动。随着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权益的保护,日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我国现行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于2018年12月29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进行了最新的修正。目前,老年人的权益保护是否已经迈入了法治轨道?日常生活中,老年人会面临哪些与法治相关的“雷区”?本报推出的“最美‘夕阳红’,法治来‘护航’”专题报道,请专业人士解疑答难,帮助广大老年读者合理维权、准确“避雷”。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倪欢欢 见习记者 杨天朗百善孝为先, 常回家看看。 本报记者 伏志勇 摄近日,宁乡夏圫铺90岁的李大爷与老伴将儿子李四(化名)告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