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醴陵:将治理“触角”伸向基层“神经末梢

日期: 2019-05-29
来源: 法制周报

  活用大数据、APP等现代信息化手段创新网格化  网格员贴心服务居民

  醴陵:将治理“触角”伸向基层“神经末梢

  醴陵:将治理“触角”伸向基层“神经末梢

醴陵市网格化中心工作人员向大家进行视联网展示。记者伏志勇 摄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陈思

  他们是走街串巷倾听民意、为民服务的网格员,更是老百姓信赖的嘴和腿。通过遍布全城各个角落的800余名网格员,借助大数据等现代信息化手段,醴陵创新网格化服务管理模式,将治理“触角”延伸至基层“神经末梢”,化解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各种疑点难题。

  5月28日,2019全国省级法制(治)报社长(总编辑)年会暨创新治理看三湘采访团40余人来到醴陵,实地见证了醴陵网格化管理助力基层社会治理精细化的生动实践。

  网格化管理落实城乡精细化管理

  网格化管理,就是将城乡社区按统一标准划分为一个个“网格”,利用科技化手段将这些网格联接成政府强化基层社会治理的一张网。2017年4月份,醴陵市全面推行网格化管理,成立网格化管理服务中心,开发了基于大数据的网格化管理服务信息系统和“醴陵网格巡查”APP。

  醴陵市将全市划分5个一级网格、24个二级网格、270个三级责任网格,城区划分成220个四级基层网格,农村分成600个四级基层网格,在镇(街道)、村(社区)分设网格化分中心、网格化工作站,聘用了220名专职网格员,600名兼职网格员。除了设立网格长、党小组长、联组长“三长”外,每个网格还配备了督导员、调解员、网格警员、巡防员、网格信息员等。市级领导、各镇(街道)党委负责人和村党组织书记担任各级网格第一责任人。

  “城区的专职网格员都是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的,农村兼职网格员都是本村热心公共事务的村(居)民。”5月8日,醴陵市网格化管理服务中心主任助理程焱介绍。每天,网格员需要不断地采集更新房屋楼栋人口等信息,发现网格内需要处理的民生问题,按村(社区)、镇(街道)、市逐级上报。

  据中心协调调度组组长介绍,网格员采集录入的事件,需要部门(单位)解决的,由系统自动转至“数字城管系统”和“12345市民服务热线”,分流交办给相关责任部门。一般事件要求7个工作日内解决,如果不能解决,必须给出相应回复。“涉及到市民水电气等民生事件,要求24小时内到现场处置,3个工作日内解决。”

  醴陵:将治理“触角”伸向基层“神经末梢

  “以前路上一个井盖损毁或丢失了,更换修补也许要一个月,现在每天网格员都会去网格巡查,解决问题的效率高了很多。”程焱说,该中心建立了“四单四制”交办处置机制,梳理了部门职责清单、日常巡查清单、事件分类清单、问题交办清单,通过集体会商制、交办反馈制、挂号销号制、督办通报制等机制,更高效地回应解决民生诉求。

  此外,通过网格化中心与政务中心进行业务整合,“醴陵智慧政务”App与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系统深度融合,设立“掌上办事大厅”,实现664项民生事项一键查询办事指南、网上提交资料预审。

  “以前居民办个证需要来回跑多次。现在网格员统一上门收集材料,通过民政部门预审后,再由网格员送证上门。”程焱说,使用“扫码找格,扫码找人”功能,居民足不出户,即可由网格员全程帮办卫计、民政、残联、人社等部门的50项民生事项,真正实现群众办事“只上一张网,只进一扇门,只跑一次路,只找一个人”。

  醴陵:将治理“触角”伸向基层“神经末梢

  网格员成为上门入户的贴心管家

  有了强有力的科技支撑、先进的管理模式助力,网格化管理延伸的末端——数以百计忙碌的网格员,网格管理更高效,服务更贴心。他们每日走街串巷,上门入户,融入了网格内居民的日常生活,“零距离”收集民意、倾听民情,将城乡社区治理难题、基层矛盾纠纷化解于无形。

  35岁的本地人陈毅,已经在来龙门街道做了两年的网格员。此前,从事陶瓷生意的他曾是一名资深社会公益志愿者。选择这份工作后,他非常享受为网格居民服务的乐趣。

  每天早上8时许,陈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先到社区工作站报道,和工作站小组长、网格长对接安排好一天的工作,便到网格开展巡查走访。

  陈毅负责的网格人口密集,约有560余户、2000余人。时间一长,陈毅和社区居民混熟了,网格里的特殊人群、重点场所、人口房屋信息都了然于胸。他先按楼栋划好、分片区巡查,再去提前约好的居民家中采集信息、代办服务等。就在前一天,一栋楼里的5户老人同时约好不出门,专程等上门代办老年证年审。

  网格员除了日常走街串巷,每周还要和社区民警、社区工作人员开会交流,民情日记本上总是记得满满当当。不管是楼栋里的大事小事,家里发生的矛盾纠纷,还是社区井盖没了、墙倒了、下水道堵了……居民都习惯了跟陈毅说说,300多人的网格微信大群总是热闹非凡。前几天,社区里的一棵大树刚被大风刮倒,堵在小区进出路口,陈毅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不久,大树被相关部门移走。

  醴陵:将治理“触角”伸向基层“神经末梢

  像管家一样操心着社区里的琐碎小事,在维护社会治安、排查安全隐患上,也充当着不容小觑的角色。2018年的一天,胜利社区居民告诉网格员易飞明,社区里来了一群陌生人,整日躲在屋内闭门不出,形迹可疑。联系警方后,民警担心打草惊蛇,要求易飞明以采集信息的名义,悄悄观察对方情况。

  面对上门的网格员,对方不愿开门,而是把身份证从门缝里递出来,易飞明心里也有了底,“民警上门一查,发现果然是个传销组织”。为网格居民消除安全隐患,每个网格员都能数出几桩。

  通过网格员的一户户走访、一桩桩民生诉求的妥善回应处置,醴陵网格化管理畅通了为民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劳资纠纷、征地拆迁、房地产开发及物业、环境保护等13类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矛盾问题,全被落实到归口处理的网格责任单位,有效解决百姓碰到的各类疑难复杂问题。

  “网格化管理,切实提升了醴陵人民的安全感、幸福感。”程焱说,截至目前,醴陵网格员共走访帮扶困难群众680276人次,上报事件82513件、社情民意11851件,为居民帮代办各类事项99407件,发放惠民便民政策宣传资料65万余份。2018年,醴陵市获得“全国社会治理创新示范市”荣誉称号。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10 - 22
本报讯(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雷昕)据三湘风纪网通报,日前,经湖南省委批准,湖南省纪委监委对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委原副书记、宣传部原部长唐湘林,省发改委原党组成员欧阳旭进行立案审查调查。经查,唐湘林在担任永州市委常委、副书记等职务期间,违反政治纪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严重破坏任职地区政治生态;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违规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违反组织纪律,跑官要官,买官卖官,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插手司法活动,干预插手公共设施建设,造成严重不良影响;道德败坏,大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长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司法案件处理、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欧阳旭在担任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期间,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纵容包庇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2019 - 10 - 21
浙江一企业股东负债214万元仅须偿还3.2万元引发争议个人破产制度不等于可以“欠债不还”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曾雨田 负债214万元的某破产企业股东蔡某最终只需偿还3.2万元。10月9日上午,浙江温州中院联合平阳县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情况。此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对此表示支持,也有网友对此提出质疑。在此背景下,欠债还钱还是天经地义吗?恶意逃债的情况会不会增多?债权人的利益会受损害吗?10月18日,《法制周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欠214万元仅需还3.2万元据温州法院公众号通报,债务人蔡某系温州某破产企业股东,经生效裁判文书认定其应对该破产企业214万余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经调查,蔡某仅在现就职的瑞安市某机械有限公司持有1%的股权(实际出资额5800元),有一辆已报废的摩托车及零星存款...
2019 - 10 - 19
本报讯(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雷昕 通讯员 肖彬华 向富利)“参加宽严相济大会后,我想到自己的问题,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安。经过再三思考,决定主动交代问题,希望得到组织宽大处理。”近日,一名党员干部来到龙山县纪委监委主动交代问题。不久前,龙山县纪委监委先后在红岩溪镇、县自然资源管理局召开宽严相济大会,公开征集茅坪乡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田承柱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和证据,敦促相关涉案人员主动讲清问题。在法纪震慑和政策感召下,相关人员迷途知返,4天时间内,就有5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自己涉案的相关问题。这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纪检监察机关始终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带来的巨大效应。今年来,湘西自治州纪检监察机关在查处一批违纪违法公职人员释放震慑信号的同时,通过电视、网络、报纸、官方微信、官方微博与湘西为民村级微信群等发布通告,敦促相关单位和个人限期说明情况、交代问题。同时,深入案发单位...
2019 - 10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记者 罗霞 通讯员 李先平10月14日,桂阳县召开由法检公司及平安办、民政等16个职能部门参与的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联席会议,与会人员就如何抓好新形势下刑满释放人员帮教安置工作提出了许多建议。管理不到位存在隐患“我县现有5年内监所释放人员1467人,3年内解除矫正对象903人。监所释放人员多数不会到户籍地或居住地司法局报到,部分刑满释放人员长期不回家,人户分离现象普遍存在,亲朋好友都无法联系,对他们的现状存在底数不清、安置‘不能’‘帮教’无力等问题,潜藏着巨大的稳定隐患。”县司法局局长李江青说。李江青认为,全县目前的刑满释放人员安置帮教工作与“平安桂阳”建设要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主要是社会各界认识不到位、财政经费保障不足、安置帮教力量薄弱、部门衔接机制不顺畅、社会力量参与不足、服务管理和救助帮扶能力不能满足工作需求。”各部门代表积极建言对刑释人员的管理,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