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稳住“减压阀” 解开千千结

日期: 2019-05-28
来源: 法制周报

稳住“减压阀” 解开千千结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成功调解纠纷89起,涉及补、赔偿金额1016万元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杨天朗 通讯员 邓颖  


在医院大吵大闹,举横幅堵门堵路,上网利用舆论炒作……提起医疗纠纷,人们往往会想到这样的场景。由于医疗维权诉讼时间长、责任鉴定难等原因,个别患者及其家属采取极端方式维护权益,让医患关系十分紧张。

稳住“减压阀” 解开千千结

调解现场

5月27日下午,2019’全国法制(治)报社长(总编辑)年会暨创新治理看三湘采访团一行40多人来到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采访,了解如何解开医疗纠纷中交织的矛盾,化来一方稳定。

信访6年的患者家属

和医院握手言和

长沙医调中心(长沙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由长沙市司法局负责组建,自2017年8月1日成立以来,建机制,细化职责;定目标,强化职能;强队伍,规范工作。不断完善管理方式,不断创新调解方法,提升化解省会医患矛盾纠纷的能力,成为长沙地区医疗纠纷调处化解,维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的“主心骨”。一年多来,全市未发生一例因医患纠纷引起的不稳定事件。

在调解工作中,医调中心针对各起医疗纠纷案件,采取精准分析研判、明法释理沟通、细致耐心疏导的工作方式,以案说法、以理明事、以情动人,化解医患矛盾。针对纠纷不同的特点,严格遵循“当事人自愿原则”,秉持“依法依理,秉公调解,全心全意为当事人服务”的工作态度,让医患双方“自愿来、满意回”。

稳住“减压阀” 解开千千结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值班顾问接待来访当事人

历时六年未果的一起医疗纠纷,曾经让医患双方都为之精力交瘁。死者王某是一位75岁的老娭毑, 2012年4月5日因胸闷痛3年、活动后气促1月,加重伴腹痛3天到湖南某医院就诊。入院诊断后下病危通知,予以综合治疗,先后采取新活素(重组人脑利钠肽)抗心衰治疗、右侧胸腔穿刺置管引流术等。2012年4月14日12时,该院请省内某医院心内科教授会诊,下午7点患者病情突然恶化转ICU治疗。5月7日因循环、呼吸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某死后,家属认为,医院没有及时抽取胸腔积液找到解决病症的方法反而引起其消化道大出血、滥用抗生素等是导致王某死亡的直接原因,要求医院给予巨额赔偿。医院则认为,死者王某年老体弱、病程较长,且病情复杂,虽经过多方积极治疗,终因多脏器功能衰竭导致抢救无效死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医患知识不对等,患者家属的多次信访使医患双方多年僵持不下,协商未果。2018年8月14日,经医院建议,医患双方自愿共同向长沙医调中心申请调解。

长沙医调中心及时调配人手进行沟通、走访、调查。考虑此案距发生已长达6年之久,在征得医患双方同意下,多年的封存病历启封。死者家属在申请调解之后,又存有质疑、继续信访。对此,调解人员不厌其烦地耐心解释。与此同时,长沙医调中心依照惯例,组织医学专家和法学专家对该案进行深入分析,了解医院可能存在的不足。并通过召开案件分析会听取相关专家对调处案件的建设性意见。通过缜密的调解计划、频繁的走访调查、细致的沟通协调、耐心的答疑解惑,2018年10月31日,80多岁的死者老伴终于解开心结。最终,医患双方在长沙医调中心签订了调解协议。

14轮会谈成功调解

巨额赔偿纠纷

医疗纠纷关系切身利益,往往要经过多轮,甚至十多个回合的调解。

55岁的李某某在2014年7月15日,发现肛周皮下肿物增大,前往省某三甲医学院就诊。住院后诊断为肛周脓肿,并转科手术治疗。7月18日,在联合腰麻下行肛周皮脂腺囊肿切除术。术后10余分钟,患者出现意识障碍,右侧肢体活动不利,失语。8月9日,转入针灸推拿科康复治疗。康复治疗至今已长达4年,花费医疗费、护理费累计160余万元。患者虽病情基本稳定,但目前已瘫痪,只能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2018年7月6日,李某某的妻子张某某(化名)抱着一线希望,来到长沙医调中心申请调解。

受理调解后,医学顾问陈治安全面仔细地查阅了医患双方提供的数万字病历资料,对纠纷进行了深入剖析。首席调解员贺鑫决定进行医学调查、走访患者,摸清情况。

医学顾问李亦三、陈治安来到医院安全办会议室,就专业问题进行了交流。医院领导及工作人员接受了医学顾问认为医院在李某某的诊疗过程中有一定过错的观点,表示将积极配合医调中心的工作。

2018年8月9日上午,贺鑫请当事人李某某的妻子、委托代理人张某某及张的姐姐(协助照顾妹夫的护理人员)到医调中心进行调解沟通。委托代理人表示,医院在治疗李某某的过程中有重大医疗过错,要负完全责任,提出300万元的巨额赔偿要求。医调中心工作人员耐心做工作进行沟通解释,患者家属将赔偿要求降至150万元,仍与医院能接受的补偿额度差距甚大。调解陷入僵局。

此后,8月24日、29日,贺鑫先后2次与李某某家属张某某、胞弟李某、儿子李小某就调解协议标的额进行协商。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经过调解员3个多月14轮的艰难会谈和协商,调解工作终于完成。11月2日,在贺鑫的主持下,医患双方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医院免除了患者前期所欠自费部分的医疗费、护理费,另给予了患者后续医护费用等经济补偿,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稳住“减压阀” 解开千千结

长沙医调中心获赠锦旗

一年多成功调解89起

医疗纠纷

2017年8月至2019年4月,长沙医调中心共接待患者咨询257人次,受理医疗纠纷案件125起,调解结案118起。其中,成功调解89起,依法终止调解、引导诉讼29起,涉及补、赔偿金额1016万元。

医疗纠纷调解成效显著,有效缓解了重大疑难医患矛盾纠纷,起到了维护稳定的“减压阀”作用。到长沙医疗调解委咨询和申请调解的当事人,通过医调中心工作人员的专业解答,规范调解、积极疏导、正确指引,都做到了理性维权。与此同时,长沙医调中心切实加强了各区、县(市)和各医疗机构的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的指导和业务培训,提高了相关人员化解医疗纠纷的能力,有效促进了平安医院的创建工作。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8 - 22
为了一个癌症母亲的最后心愿湘粤两地法媒和相关部门联动  为在押犯人之子办好落户手续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罗霞  南方法治报记者 尹利勇8月21日,烈日透过茂密的树叶,撒下斑驳的光影。向娥(化名)站在隆回荷香桥司法所门口的大树下,得知侄儿已办理好户口,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她能看到该有多好。”这是一个迟来了6年的户口,承载着湘粤法制(治)媒体、司法行政机关等单位的关爱和心血。向娥口中的她,是对此期盼了许久的万红(化名),她再也看不到儿子向俊(化名)的户口了。因病情恶化,这位罹患癌症的母亲带着不舍和牵挂,19日早晨离开了这个世界。即便在世时经历诸多磨难困苦,这位坚强的女性仍选择在弥留之际给予社会最大的善意和馈赠: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出来,“大家帮助我,我也要回报社会”。 监狱民警在司法鉴定所的见证下为向某取血。求助 想和...
2019 - 08 - 21
长沙一医院太平间收死者“买路钱”?                         院方道歉并赔偿家属精神损失  8月19日上午,长沙市民马女士的家属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ICU停止了呼吸,为了让亡者安心走完最后一程,家属特意请了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来料理后事。  令马女士无法理解和接受的是,死者遗体还没出医院门,竟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拦下,声称要收取620元的“买路钱”。  马女士告诉记者,死者生前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于8月19日上午停止呼吸后,家属聘请了包括运送死者遗体、搭建灵堂等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前往医院。岂料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抢先一步赶到了ICU病房,并在没有和家属商量的情况下,直接将遗体运到了太平间。  马女士:一个人出来了,他说...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何伦波)  购买原料长期自制“黑火药”并存放在家中用于放地铳。近日,永兴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非法制造爆炸物案,被告人李某因犯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法院审理查明,李某居住在高亭乡某村五组,是一名为“白喜事”放地铳(俗称“放大炮”,永兴县民俗,多在办丧事时使用)的“师傅”。李某长期自制黑火药自用于当地村民办丧事时放地铳。2017年10月,李某购买硝酸钾、硫磺、木炭等原料,在自家经过提炼、晾晒等工艺后做成硝并存储于家中。案发后,公安机关在李某家中扣押到109.3千克硝。经鉴定,被扣押的硝为黑火药,具有燃烧性和爆炸性。李某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某违法国家法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制造爆炸物并存放于家中,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应依法予以惩处。遂作出上述判决。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楚新华)  8月16日,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人胡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一案,当庭宣判判处被告人胡某拘役2个月,缓刑3个月。庭审现场。6月28日16时许,被告人胡某在西溪坪办事处三岔村禁渔水域“三人潭”,采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电捕鱼方式,在禁渔期内非法捕捞水产品共0.9公斤。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经永定区渔政站认定,胡某电鱼作业,属于我国《渔业法》第30条禁止破坏渔业资源的捕捞方法。检察官提醒: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为国家明令禁用的捕鱼方法,在禁渔区使用禁用的方法捕捞的,无论捕捞鱼获重量多少都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