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积分高额返利”骗翻多人

日期: 2018-12-20
来源: 法制周报

“积分高额返利”骗翻多人

“悦花越有”被衡阳工商认定涉嫌传销,长沙警方称已介入调查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积分高额返利”骗翻多人

方植在万通支付app上的积分无法操作提现。

“投资1000元,半年全返。”禁不住积分高额返利的诱惑,长沙市民方植在互联网支付APP“悦花越有”投入6万元后,APP一直保持升级状态,再也无法提现。为了挽回损失,他将积分转入另一个支付APP,并追加2万元投资,再次受骗。

日前,方植联系本报新闻热线,来到报社反映情况。

和他一样被骗的,还有多人,却很少有人报警。记者查询发现,早在2017年,“悦花越有”已被衡阳工商部门认定为涉嫌非法传销。目前,长沙市雨花警方称已介入调查。

“8亿积分”截图打动了他

25岁的方植是一名销售人员。今年4月中旬的一天,他在井湾子一小巷推销产品时,一名50多岁的洞口籍妇女向他购买了300元的笔,但提出必须通过一个名为“悦花越有”的APP支付。

方植注册该平台后,这名自称“‘悦花越有’长沙分部管理人李玉枚”的妇女经常向他发出邀请,去她的办公室听课。在那里,方植还见到了不少听课、咨询的老人,“她告诉我在‘悦花越有’平台投资,每天都能返现”。

按照李玉枚的说法,在该平台投资1元按7.5分积分计算,每天以千分之一、万分之五的比例返还,1000元的本金半年就能完全返回,但本金不能提出来。

“她的积分有400万分,每天返现1000元以上。”方植说,李玉枚还发来一张他人的8亿积分截图,让他算算返现多少。他还被拉进一个500人的微信大群,群里热火朝天地议论着积分返现,仿佛财富唾手可得。

禁不住诱惑,方植先投了2000元。一天就收到20元的返现。他找母亲借了6万元陆续投入该平台,多次取现后又再投入。

从6月份开始,方植发现平台返现都不及时,李玉枚声称工作日才能提现。方植开始怀疑这是一个类似云联惠的传销组织,但李玉枚否认了:“‘悦花越有’是国家的女儿,云联惠能比吗?”

“平台是不是要完了?”方植忐忑地等到7月3日,平台发通报称,已经更名为“悦平台”的APP将维护升级20天。李玉枚告诉他“20天后账号收回,钱全部退还”,随后将他踢出群。

被要挟不要报警再次投资

7月底,没等到退钱的方植声称要报警,李玉枚叫来两个中年男子联系他处理。8月10日,其中一名叫肖体付的男子,在夜宵摊上签下了一张类似欠条的承诺书。

这张承诺书显示,方植在“悦平台”上的42万积分,全部作价2.5万元转入“万通支付”平台,并承诺如果亏损或者卖不掉,全部由肖体付负责,但条件是方植承诺不报警、不找“悦平台”任何人。

“有总比没有强吧。”刨去提现,第一次投资一共亏了4万元。方植同意了对方的处理方案,手机下了“万通支付”的APP,进入新的微信群“‘万通支付’飞翔群”。并去“万通支付”位于香樟路万坤图财富广场的工作室,见到了名为“李晓莉”的负责人。

这个名为“万通支付”的平台,操作模式基本与“悦花越”有相似,积分返利,还引入了“区块链”“炒以太币”等时髦概念。但提现需要先告知肖体付这类管理员“要卖分”,再由其微信转账,APP扣除相应的积分。几次提现买卖交易都挺顺利,方植又投入了2万余元。

好景不长,9月中旬,群里管理员“买分”的吆喝声越来越少。10月初,和“悦平台”一样,“万通支付”积分冻结,无法取现。

最后一笔取现是在10月22日。尽管管理员声称可以换成万通币、比特币,方植知道,自己的钱再次成为了APP上的一组数字。这次投资,方植共取现1.5万。两次投资一共亏了4.8万元。

方植找肖体付追讨,但对方推脱敷衍,和李玉枚一样将他屏蔽、拉黑。12月,方植多次向雨花公安分局雨花亭、砂子塘派出所报警,由于归属管地的问题,没有正式立案。

方植说,砂子塘派出所曾组织调解,肖体付开了张1万元的欠条。由于自己不同意只赔偿1万元的条件,两人不欢而散,“他把承诺书撕了,还说不销案一分钱都不给”。

警方表示已介入调查

向前等多人的遭遇与方植一样。40岁的向前和肖体付是邵阳同乡,8月1日,肖体付向向前介绍“万通支付”的投资积分返利模式,向前陆续投入7万余元。10月底,向前发现平台出现问题,开始紧急止损。

“我们到处找他。”除了最后追回一部分,向前损失4万余元。肖体付的手机也关机了,工作室似乎也关闭了。被问为何不报警,向前表示“没时间”。

“有人直接认栽,嫌麻烦不报警。”方植说,群内大部分受害者来自长沙,小部分来自黑龙江等外省。仅自己召集的五六名受害者,受骗金额就达到20万元。至今,群里有些人还没意识到受骗,向前和方植这样愿意维权的人是少数。

“天眼查”显示,北京悦花越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是一个综合性电商平台,产品涵盖食品酒水、母婴玩具等,提供会员服务及积分兑换服务,支持线上支付、送货上门,执行董事为刘玉龙。

2017年8月,有报道称,据“悦花越有”方面介绍,商家通过加入“悦花越有”开办网店,消费者则通过在网店购买商品,形成一个以“悦支付”为纽带的“悦花越有”、商家和消费者3方线上商业链条。任何人在日常消费中只要保留消费发票或盖章收据,在平台支付消费金额的16%作为导流费后,就可以将消费款项和导流费转化为账户中的冻积分,同时按照冻积分的余额每天千分之一转化为活积分,并提现。“悦花越有”截留16%的引流费主要进行加杠杆配资后,根据国家一带一路和北京金融服务引导基金进行政府项目投资,投资年收益率超过30%。用户实际收益率1年达到2倍,5年达到5.4倍,10年收益可以达到6.3倍。这一收益率远远超出当前各类投资品收益,也超过民间借贷的收益率。

作为一个经营性电商平台,“悦花越有”并未办理经营性网站和可信网站等相关备案,其网站备案性质为企业类。且其电商平台和线下支付平台主要为“悦支付”。《经济观察报》记者曾查询中国人民银行审批的第3方支付牌照中,没有显示有“悦支付”相关审批信息。

天眼查上还通报了一条风险信息:2017年3月24日,衡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蒸湘分局调查认定,北京悦花越有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合农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正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公司涉嫌开展传销活动,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隐匿违法资金,依据《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向法院提出保全申请。申请对刘玉龙、冯煜棋等组织者的银行账户予以冻结。蒸湘区法院支持了该申请。

“‘悦花越有’”涉嫌传销,万通支付会不会是诈骗吧?”方植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维权。12月14日,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相关工作人员称,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6 - 17
“最爱戴上爸爸的警帽”——高速交警张铁和儿子的快乐日常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见习记者 刘思雅“只要有时间回家,我就会给崽崽读故事书。”张铁说。今年端午节,他却食言了。作为省高警局榔梨大队的副大队长,一个指示“全体归队”的电话,让在家休息的他马上又冲在了第一线。“我是人民警察,也是一位父亲。”对张铁来说,这2个角色缺一不可。  为儿子树立正直的好榜样儿子轩轩快5岁了,对自己的警察爸爸,轩轩觉得“特别光荣”。在家时,张铁为了便于随时响应工作,经常穿着制服。戴爸爸的警帽是轩轩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帽子比他头还大,遮住了半边脸。”看着一旁傻乐的儿子,张铁感觉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他说有轩轩在,就绝不抽烟、绝不看电视、玩电脑。正直、勇气和担当——这是张铁最希望儿子拥有的宝贵品质。给孩子树立好榜样,成了支撑他在岗位上不断前行的动力。今年4月23日,榔梨大队在开展7座以上小型客车集中整治行动时,查...
2019 - 06 - 17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雷昕  通讯员  吴戈 刘亮从警10年,24小时驻队,随时待命出警。刘亮的青春年华几乎都奉献给了高速公路。但他从不后悔。省高警局道林大队交警刘亮,工作上踏实奋进,无私奉献,是单位的模范标兵,多次荣获省厅、总队、支队的表彰奖励;生活上自律向上、积极乐观,将有限的休息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培育女儿。他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女儿崇拜的好爸爸。负伤上阵不误工作作为高速交警,刘亮10年来始终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在依法办案原则下,尽可能为当事人提供便利,减少不必要的麻烦。2016年,沪昆高速大修,50%的车流分流到长韶娄高速,辖区事故数明显上升。在事故处理中,许多当事人对我省法律法规不熟悉,担心在异地受差别待遇,缠着民警不放。刘亮总是不厌其烦地跟当事人耐心解释,即使是周末休假,当事人打来电话,他都会耐心解答。经他处理的交通事故没有一起群众...
2019 - 06 - 17
“把父亲给我的接力棒交给儿子”刑警吴晓青一家三代的警察梦刑警吴晓青在长沙市高桥派出所工作10年了。维护一方人民安居乐业,是他这十年不变的坚守。出警、值班、办案是吴晓青的工作日常。他的父亲也是公安交警。记忆中的父亲永远是繁忙的样子。但父亲对工作的坚定和执着时刻感染着吴晓青。如今,吴晓青也投入到公安工作中,续写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巧用方法教育儿子吴晓青的儿子吴祖霖今年6岁了,会在爸爸出任务的时候说:“爸爸注意安全,爸爸辛苦了。”也会在他加班放鸽子的时候说:“你去加班吧,再也不要回来了。”吴晓青感慨地对记者说:“当了父亲才理解‘养儿方知父母恩’的含义。”今年六一儿童节,吴晓青带儿子买了个陀螺,儿子经常会手舞足蹈地向其他小朋友“炫耀”。孩子喜欢玩具,吴晓青就用玩具教育儿子。吴祖霖在幼儿园和同学起了冲突,弄伤了同学。吴晓青陪儿子选了一个他最爱的机器人,要儿子把这个机器人送给了受伤的同学并真诚道歉。这件...
2019 - 06 - 17
从警23年一心扑在社区  缺席孩子成长内心愧疚不已社区民警常双庆 :把欠孩子的补上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陈思从警23年,55岁的长沙市高桥派出所民警常双庆一直“过于称职”,把社区当家,多次荣获先进个人等各种荣誉称号,却疏于照顾家庭,自认“不算一个称职爸爸”。今年父亲节前,这个父亲最大的心愿,是陪刚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孩子旅游,“把过去欠她的补回来”。对女儿的成长充满愧疚6月11日,得知被采访,常双庆急匆匆赶回派出所。几分钟前,他还在社区里帮居民办事。从部队转业后,他辗转圭塘、雨花亭、砂子塘、高桥等派出所,多半都是担任社区民警,负责辖区的户籍、治安、消防等工作。3个月前,常双庆刚被调入高桥派出所。派出所辖区内有4个物业小区和25栋安置房,大多数是商户、外来租户,治安条件复杂,发案率达25%。经过他和同事的努力,发案率下降至与去年持平。55岁的常双庆是一名普通的父亲,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