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员工因公死亡,公司“赚”了35万元?

日期: 2019-08-08
来源: 法制周报

员工因公死亡,公司“赚”了35万元?

公司称死亡赔偿金“运作下来有成本”   律师 :截留于法无据属不当得利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伏志勇 文/图

衡阳长城加气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位于衡阳珠晖区工业园内,一名员工在工厂上夜班时因病意外死亡,公司与死者家属签订协议赔偿40万元。但是,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金要归公司所有。今年2月27日,衡阳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下发了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金。死者家属直到7月15日才发现, 这笔工伤死亡赔偿金达755,802元,公司“赚”了35万多元。

8月2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公司法人成建平对此表示有苦难言。

员工因公死亡,公司“赚”了35万元?肖学元在该单位上夜班时因病意外死亡。

赔偿协议修改赔偿金额

2018年5月9日晚,黄业君接到丈夫单位同事打来的电话,称其丈夫肖学元上夜班时突发病症住院了。等黄业君赶到医院,才知道丈夫已经过世。

黄业君告诉记者,丈夫过世时年仅56岁,到长城公司上班不到1个月。丈夫此前在家务农或打零工,身体一直很好没什么疾病。

丈夫过世后,黄业君在子女及亲属的陪同下一起处理了丈夫的身后事宜。据黄业君弟弟黄小华介绍,姐夫死后,在衡南县洪山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长城公司暂付了15万元处理后事。同时,由公司申请工伤死亡赔偿金,如申请成功,公司再垫付45万元赔偿金,但工伤死亡赔偿金要直接支付给公司。公司给死者的赔偿金总额是60万元。

今年1月20日,公司与死者家属就工伤死亡赔偿金重新签订了一份协议。记者看到,协议的甲方为长城公司,乙方为死者妻子黄业君和儿子肖健。协议内容与洪山镇的调解协议书基本一致,只是赔偿金总额减少了20万元。同时加了一条:乙方应当配合甲方到社保机构办理一切工伤死亡赔偿申报手续,配合甲方领取工伤死亡赔偿金,不得以任何借口拒绝。否则应当退还甲方垫付的40万元赔偿金。


下拨赔偿金75万多元

死者家属称,公司与他们签署协议后的第2天,就通知他们到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签署了工伤保险待遇核定表,黄业君及儿子肖健签名按了指纹,同意将肖学元工亡待遇支付长城公司。家属告诉记者,让他们生疑的是,公司告诉他们还要签一次字才能发放赔偿金,但一直到7月15日还没有通知他们签字,他们来到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查询,才知道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金早已核定并拨付。

8月2日,记者来到衡阳市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中心纪检委员刘委员随记者来到审核柜台,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家属与公司签订了协议,所以才把钱打到了公司账上。中心在今年2月27日就拨付了这笔钱,共计755,802元。


公司称运作理赔时有开支

那么,单位给家属赔偿了40万元,还有35万多元到哪里去了呢?

长城公司法定代表人成建平向记者介绍,肖学元死亡后,大家都认为不符合工伤保险赔偿的范畴,公司也不敢认定。家属要求先行垫付,经过几轮谈判,公司先垫付了,但签了一份协议,要求家属放弃肖学元工亡而产生的其他赔偿权利,不再向公司提出任何经济要求。公司代表家属向社保机构申报工亡待遇,审批下来的全部赔偿金归公司所有。在这份协议上,家属黄业君及肖健都签字按了指纹,当时见证人黄晓成及黄小华也签字按了指纹。

成建平表示,公司在运作此事时也有开支,为此还请了代理律师。他说当时运作这事,死者的小舅子黄小华全程参与,他对有些开支也了解。成建平还表示,其实死者的工伤死亡赔偿理赔下来对公司来说是有损失的,来年公司的保险费用要多出10多万元。成建平对此感到很委屈,表示有苦难言,希望死者家属能坐下来一起协商。对此,家属则表示不会协商,将继续维权。


律师称截留于法无据

长城公司签订的这协议到底有没有效,公司是否可以以承担了相关费用为由占有部分赔偿款?

记者咨询了北京德恒(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田治富。田律师表示,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属于合同,应遵循《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如果公司利用其优势地位、信息差,隐瞒相关事实,导致受害方在不自愿或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了上述协议,受害方可以到法院申请撤销。

田律师补充认为,从协议内容来看,死者家属对于本次事故是否属于工亡及工亡赔偿金额始终没有明确的认识,签订协议的第二天,家属即被安排去签订《工伤待遇核定表》,这表明,长城公司隐瞒了相关事实,在这种情况下签订的协议是可以撤销的。此外,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缴纳工伤保险,为工伤职工申请工伤认定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用人单位以因此产生相关费用为由截留工伤赔偿金于法无据,属于不当得利。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8 - 22
为了一个癌症母亲的最后心愿湘粤两地法媒和相关部门联动  为在押犯人之子办好落户手续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罗霞  南方法治报记者 尹利勇8月21日,烈日透过茂密的树叶,撒下斑驳的光影。向娥(化名)站在隆回荷香桥司法所门口的大树下,得知侄儿已办理好户口,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她能看到该有多好。”这是一个迟来了6年的户口,承载着湘粤法制(治)媒体、司法行政机关等单位的关爱和心血。向娥口中的她,是对此期盼了许久的万红(化名),她再也看不到儿子向俊(化名)的户口了。因病情恶化,这位罹患癌症的母亲带着不舍和牵挂,19日早晨离开了这个世界。即便在世时经历诸多磨难困苦,这位坚强的女性仍选择在弥留之际给予社会最大的善意和馈赠: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出来,“大家帮助我,我也要回报社会”。 监狱民警在司法鉴定所的见证下为向某取血。求助 想和...
2019 - 08 - 21
长沙一医院太平间收死者“买路钱”?                         院方道歉并赔偿家属精神损失  8月19日上午,长沙市民马女士的家属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ICU停止了呼吸,为了让亡者安心走完最后一程,家属特意请了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来料理后事。  令马女士无法理解和接受的是,死者遗体还没出医院门,竟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拦下,声称要收取620元的“买路钱”。  马女士告诉记者,死者生前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于8月19日上午停止呼吸后,家属聘请了包括运送死者遗体、搭建灵堂等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前往医院。岂料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抢先一步赶到了ICU病房,并在没有和家属商量的情况下,直接将遗体运到了太平间。  马女士:一个人出来了,他说...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何伦波)  购买原料长期自制“黑火药”并存放在家中用于放地铳。近日,永兴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非法制造爆炸物案,被告人李某因犯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法院审理查明,李某居住在高亭乡某村五组,是一名为“白喜事”放地铳(俗称“放大炮”,永兴县民俗,多在办丧事时使用)的“师傅”。李某长期自制黑火药自用于当地村民办丧事时放地铳。2017年10月,李某购买硝酸钾、硫磺、木炭等原料,在自家经过提炼、晾晒等工艺后做成硝并存储于家中。案发后,公安机关在李某家中扣押到109.3千克硝。经鉴定,被扣押的硝为黑火药,具有燃烧性和爆炸性。李某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某违法国家法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制造爆炸物并存放于家中,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应依法予以惩处。遂作出上述判决。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楚新华)  8月16日,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人胡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一案,当庭宣判判处被告人胡某拘役2个月,缓刑3个月。庭审现场。6月28日16时许,被告人胡某在西溪坪办事处三岔村禁渔水域“三人潭”,采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电捕鱼方式,在禁渔期内非法捕捞水产品共0.9公斤。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经永定区渔政站认定,胡某电鱼作业,属于我国《渔业法》第30条禁止破坏渔业资源的捕捞方法。检察官提醒: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为国家明令禁用的捕鱼方法,在禁渔区使用禁用的方法捕捞的,无论捕捞鱼获重量多少都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