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溆浦20年前命案开庭犯罪嫌疑人坦露逃亡心路历程

日期: 2019-04-30
来源: 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曹国强

4月1日下午2时半,溆浦县法院第一审判庭。

怀化市中院在这里开庭审理溆浦县油洋乡干溪(官溪江村)村民段吉开涉嫌故意杀人案。

小矛盾引发投毒命案

公安侦查显示,段吉开系村民段自寅的堂侄,两家共住一栋祖上传下来的木房子,关系一直比较紧张。1993年9月10日,因为一个小矛盾,段吉开持刀将段自寅的儿子段吉友的左手砍伤,双方矛盾加深。其后,段吉友毒死了段吉开家的猪,经调解,段吉友进行了经济赔偿。

1999年上半年,段吉开家的一头牛不明不白死了,段吉开怀疑是段吉友所为,向公安机关报案。段吉开后对公安机关的处理结果不满意,加上段吉友变本加厉对其辱骂,惹得段吉开怒火中烧。

段吉开横下一条心,产生了毒死段自寅一家的想法决定将年幼的子女送至湘乡市岳母和姐姐家抚养,。此后,他从溆浦县桥江镇集市一摊贩处购得3支灭鼠药。

1999年8月11日上午,趁段自寅一家外出干农活之机,段吉开将准备好的灭鼠药倒在段自寅屋内竹篓里的剩饭上,匆匆搅拌后离开。中午时分,段自寅的妻子陈腊春、段吉友、段自寅相继回家,将竹篓里的剩饭吃个精光。

陈腊春于次日凌晨死去,段吉友、段自寅被紧急送医,经抢救脱险。经鉴定,陈腊春系毒鼠强中毒死亡。

同年8月12日,溆浦县公安局将该案定为特大刑事案,将段吉开定为犯罪嫌疑人。然而,段吉开已携妻逃离,先后潜逃至湘乡、辽宁、福建等地,后假冒他人身份在福建邵武务工。

2018年6月8日,段吉开潜回溆浦县时被民警抓获。

辗转逃亡担惊受怕

作案后,段吉开躲到附近山上,提心吊胆,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凌晨,得知陈腊春已中毒身亡,他带着妻子匆匆逃离。

段吉开逃离溆浦后最初躲藏在湘乡。不久,经人介绍,他带着妻子来到沈阳,在一个养猪场打工。3年后,段吉开和妻子回到湘乡帮人种田。

几年后,他假冒他人身份和妻子一起去了福建邵武,在一家公司打工,日子紧巴巴的,过得很不舒坦。因为担心暴露身份,每到一个地方,段吉开总是谨小慎微。

逃离溆浦后,段吉开夫妻没有身份证,生活、工作很不方便,他梦想着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2018年,段吉开先让妻子回到溆浦,想不到“顺利”地办理了身份证。自以为过了风头的段吉开随后回到溆浦,被民警抓个正着。

未否认当年投毒事实

戴着手铐的段吉开慢慢走向被告人席时,中等身材的他倏地回头,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盯着旁听席,似乎在寻找什么。

旁听席上的黄均(化名)一下读懂了父亲的心思,远远地对着父亲微微点头。

父子四目相对,黄均不忍想像父亲的余生将是何种状态,只得收回目光慢慢闭上眼睛。虽然看不出黄均镜片后的有多少泪痕,但痛苦的表情已写在他脸上。

谁都明白,如果法院审理认定段吉开故意杀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他将受到法律严惩。

结束了逃亡生涯,段吉开的内心似乎释然了,在法庭上自始至终没有否认当年的投毒事实。

检方提供8方面证据

庭审中,检察机关指控段吉开涉嫌故意杀人罪,提供了8个方面的证据:1.竹篓等物证;2.户籍证明、到案经过、劳动合同等书证;3.证人证言;4.被害人段自寅、段吉友的陈述;5.被告人段吉开的供述和辩解;6.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毒物鉴定及情况说明;7.现场勘查、辨认、提取等笔录;8.对被告人段吉开进行讯问及同步录音录像,相关证人的询问笔录。

案情并不复杂,审理也没有一波三折。但是案发在20年前,时过境迁,给证据的收集增加了不少难度。记者从怀化市检察院湘怀检刑诉【2018】62号起诉书得知,怀化市检察院受理段吉开涉嫌故意杀人罪案后,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依法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各半个月。

作为段吉开的辩护人,湖南律德律师事务所宁冰寒律师对公诉机关指控证据中其他7个方面的证据没有太多异议,但对该案重要证据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毒物鉴定提出了质疑。对此,公诉机关表示,该案两份鉴定确有瑕疵。但根据鉴定人张某祥、溆浦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怀化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刑事科学研究所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其附件,认为两份鉴定是有效的,法院应予采信。

来源法制周报第1742期  第2版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8 - 22
为了一个癌症母亲的最后心愿湘粤两地法媒和相关部门联动  为在押犯人之子办好落户手续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罗霞  南方法治报记者 尹利勇8月21日,烈日透过茂密的树叶,撒下斑驳的光影。向娥(化名)站在隆回荷香桥司法所门口的大树下,得知侄儿已办理好户口,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她能看到该有多好。”这是一个迟来了6年的户口,承载着湘粤法制(治)媒体、司法行政机关等单位的关爱和心血。向娥口中的她,是对此期盼了许久的万红(化名),她再也看不到儿子向俊(化名)的户口了。因病情恶化,这位罹患癌症的母亲带着不舍和牵挂,19日早晨离开了这个世界。即便在世时经历诸多磨难困苦,这位坚强的女性仍选择在弥留之际给予社会最大的善意和馈赠: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出来,“大家帮助我,我也要回报社会”。 监狱民警在司法鉴定所的见证下为向某取血。求助 想和...
2019 - 08 - 21
长沙一医院太平间收死者“买路钱”?                         院方道歉并赔偿家属精神损失  8月19日上午,长沙市民马女士的家属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ICU停止了呼吸,为了让亡者安心走完最后一程,家属特意请了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来料理后事。  令马女士无法理解和接受的是,死者遗体还没出医院门,竟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拦下,声称要收取620元的“买路钱”。  马女士告诉记者,死者生前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于8月19日上午停止呼吸后,家属聘请了包括运送死者遗体、搭建灵堂等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专业公司前往医院。岂料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抢先一步赶到了ICU病房,并在没有和家属商量的情况下,直接将遗体运到了太平间。  马女士:一个人出来了,他说...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何伦波)  购买原料长期自制“黑火药”并存放在家中用于放地铳。近日,永兴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非法制造爆炸物案,被告人李某因犯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法院审理查明,李某居住在高亭乡某村五组,是一名为“白喜事”放地铳(俗称“放大炮”,永兴县民俗,多在办丧事时使用)的“师傅”。李某长期自制黑火药自用于当地村民办丧事时放地铳。2017年10月,李某购买硝酸钾、硫磺、木炭等原料,在自家经过提炼、晾晒等工艺后做成硝并存储于家中。案发后,公安机关在李某家中扣押到109.3千克硝。经鉴定,被扣押的硝为黑火药,具有燃烧性和爆炸性。李某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某违法国家法律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制造爆炸物并存放于家中,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制造、存储爆炸物罪,应依法予以惩处。遂作出上述判决。
2019 - 08 - 20
本报讯(通讯员 楚新华)  8月16日,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人胡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一案,当庭宣判判处被告人胡某拘役2个月,缓刑3个月。庭审现场。6月28日16时许,被告人胡某在西溪坪办事处三岔村禁渔水域“三人潭”,采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电捕鱼方式,在禁渔期内非法捕捞水产品共0.9公斤。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经永定区渔政站认定,胡某电鱼作业,属于我国《渔业法》第30条禁止破坏渔业资源的捕捞方法。检察官提醒: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为国家明令禁用的捕鱼方法,在禁渔区使用禁用的方法捕捞的,无论捕捞鱼获重量多少都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