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湖南日报社 | 主办:法制周报社 | 热线:0731-82272855/0731-84802198
市州:

是正当维权还是“买假牟利”?

日期: 2019-01-31
来源: 法制周报

是正当维权还是“买假牟利”?

■ 湘企疑遭“职业打假人”10倍索赔  ■后者向同一法院起诉多起同类案件,大多胜诉  

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伏雷


新资源食品饼干包装盒标签未标注适宜人群和用量,连续遭遇消费者大额买假并10倍索赔。近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调解了湖南泰阳医药发展有限公司与申某坤(化名)等3名消费者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

泰阳医药公司法定代表人涂跃飞很愤怒:“我们公司成立十几年,第一次遭遇消费者买假索赔。我们是做医药的企业,这个食品项目是为参与国务院扶贫办、全国工商联组织的‘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而开发的。产品检测合格,只是包装标签标注有瑕疵,接到投诉后也愿意退货、赔偿处理,但仍得不到谅解与沟通,对方仍坚持10倍赔偿。”涂跃飞认为,几名“消费者”是有预谋地大额网购,并先后在大兴区法院起诉10倍索赔,有职业打假人的嫌疑。

申某坤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是正当消费,购买商品用来送亲戚,要求10倍赔偿,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维权。他说:“我一年消费成千上万笔,有几笔有纠纷很正常……消费者遇到这种问题后,如果产品确实有问题,希望消费者能勇于拿起法律武器。但也希望大家尊重事实,商品没问题,也说有问题。”

先后起诉的消费者是职业打假人吗?法律对“知假买假”是否有规定?法制周报记者先后赴北京、长沙等地展开调查。


【被诉 】

同类产品6天内3起诉讼

作为“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学药学出身、做药企十几年的涂跃飞怎么也想不到,公司产品“参芷玫瑰、人参黄精饼干”标签因未标注适宜人群和用量,遭遇了高达381,458元的索赔。

9月6日,程某全(化名)在泰阳医药的淘宝网网店购买了16盒参芷玫瑰饼干,并支付全部货款3098元。同年9月20日,程某全在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泰阳医药与淘宝公司,诉称所购买商品在外包装的注意事项中没有标注不适宜人群和食用限量,要求两公司退还货款,并10倍赔偿34,078元。

9月10日,申某坤在同一网店购买了60盒参芷玫瑰饼干,并支付了全部货款11,880元。9月25日,申某坤在大兴区法院提起诉讼,诉由与程某全的几乎完全一样,要求10倍赔偿130,680元。

同日,张亚(化名)以同样方式购买50盒参芷玫瑰饼干和50盒人参黄精饼干,付款1.97万元。9月25日,张亚在大兴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公司赔偿216,700元。

程某全、申某坤、张亚相继购买“参芷玫瑰、人参黄精饼干”,并于6天内在大兴区法院起诉“泰阳医药”,总计索赔381,458元。

涂跃飞告诉记者,据“天眼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申某坤、张某于2011年4月21日共同注册成立有石家庄麦乐滋贸易有限公司,程某全为公司员工。

是正当维权还是“买假牟利”

【争议】

是“瑕疵”还是“隐患”

双方矛盾的焦点,在泰阳医药售卖的参芷玫瑰饼干的包装盒上未标注适宜人群和用量。

根据程某全等3人提出的诉讼理由,泰阳医药公司售卖的参芷玫瑰饼干配料表内标有蛹虫草成分和人参提取物。蛹虫草和人参属于国家卫生部公布的新资源食品。

据《卫生部关于批准蛹虫草作为新资源食品的公告》,商品标签应标注“婴幼儿、儿童、食用真菌过敏者不宜使用”标签,说明书应当标注不适宜人群。据《卫生部关于批准人参为新资源食品的公告》,商品标签应标注“孕妇、哺乳妇女及14周岁以下儿童不宜食用”,说明书中应当标注不适宜人群。

3名原告均认为,他们购买的参芷玫瑰饼干未标注不适宜人群和食用限量,违反了我国食品安全标准,存在安全隐患。淘宝公司作为第三方网络购物平台没有尽到审查义务,故一同被起诉。

涂跃飞向记者出示了由广东省质量监督食品检验站(东莞)所做的销售给程某全等3人的同批次参芷玫瑰饼干和人参黄精饼干的检验报告。报告显示,送检的产品质量均为合格。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法》第148条:“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10倍或者损失3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1000元的,为1000元。但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

涂跃飞认为,公司生产的参芷玫瑰饼干包装盒上的遗漏信息属于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企业已及时完善并愿意接受食药主管部门的监督。对方把简单的瑕疵和重大食品安全问题混为一谈,完全是敲诈勒索,法院应公正严明,不给“网络打假人”恶意牟利的机会。

申某坤则认为,商品标签未标注适宜人群或用量,不是瑕疵问题,而会影响消费者身体健康的食品安全问题。“如果是标签上相关信息字号大小间距问题,那无所谓。不会给消费者带来误导或损害。但若不属于这一范畴,都属于赔偿范围。国家有相关规定,不标消费者不知情,孕妇、儿童吃了会有食品安全隐患,就是食品安全问题。消费者买的东西用不了,相当于钱白花了,当然有损害。”

是正当维权还是“买假牟利”?

【裁定】

退款、支付三或四倍赔偿金

在案件诉讼阶段,泰阳医药公司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原、被告之间属于合同关系,应当由被告住所地的人民法院——长沙市雨花区法院管辖,故要求将本案移送。

大兴区法院认为,本案中,程某全等人与“泰阳医药”系以信息网络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收货地位于大兴区,故本案的合同履行地在大兴区,大兴区法院对此案有管辖权,遂驳回“泰阳医药”对本案管辖权的异议。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法院主持,“泰阳医药”与3名消费者达成调解协议,向原告申某坤3倍赔偿金47,520元,向原告张亚支付3倍赔偿金5.91万元,向原告程某全4倍赔偿金12,392元。合计119,012元。

“泰阳医药”负责处理此事的刘中对记者说:“对方告诉我们接受调解,否则将面临法院10倍赔偿的判决。”“我们查询裁判文书网得知,他们仨多次打此类官司,在别的法院都是输,在大兴区法院基本是胜诉。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接受调解。”     


【质疑】

职业打假人“钓鱼维权”

这不是申、张、程3人第一次在网上买到“假食品”, 也不是第一次诉讼索赔。

涂跃飞告诉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可以查询检索程某全、张亚、申某坤的名字。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他们有同类网络购物合同纠纷近百起,购买物多为食品,所购商品商家遍布江西、南京、湖北、湖南等多省,且多是新资源食品商品标签引发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审理法院基本都是北京市大兴区法院。

涂跃飞认为,涉案3名消费者存在“职业打假人”嫌疑。他告诉法制周报记者,3人一次性购买的饼干数量过多,时间相隔很近,且据“天眼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申某坤、张亚2011年4月21日共同注册成立石家庄麦乐滋贸易有限公司,合伙经营多年,程某全为公司员工。“他们有职业打假人联合打假牟利的嫌疑,并非法律意义上的消费者。”

据最高法发布的《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表明,不再支持职业打假人。在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将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因此,涂跃飞认为程某全等3人要求10倍索赔属于“牟利性打假行为”。

对“职业打假人”这一说法,申某坤予以否认。申某坤解释:“我是正常消费者,不是职业打假人。”他承认在日常购物过程中可能会买到一些不合格的商品而维权,但就此说他是职业打假人,他并不认同。

申某坤告诉记者,他是在网上偶然搜索到参芷玫瑰饼干的。他习惯网络购物,看了企业的规模,价格也比较合理,就下单购买了1万余元的饼干。因为常年不回家,准备送给家里的亲戚。“朋友看到我购买的这一商品,就提醒我:有的配料有的人不能吃。建议我查一查。一查文件、政策,确实有问题。”申某坤这才联系卖家要求10倍赔偿,协商解决不了才走法律流程。


记者向他核实此前打过的此类官司的数目。在他看来,“自己一年消费成千上万笔”,有几笔消费买到假食品属正常,“具体的案件数量记不清了”“购物中存在问题的情况不一样,总体概况而言,一般是食品存在违反食品安全标准的情况,存在安全隐患。”申某坤认为:“这些违法企业生产的产品如果侵害了我们的权益,我们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也是合情合理的。”

申某坤认为,自己要求10倍赔偿是合理要求。“买回来的东西不能用,已经侵犯了消费者的财产权利。”申某坤说,如果企业在解决问题过程中,效率较快,态度较好,表现出诚恳、积极的态度。作为消费者,他也不愿把时间精力放在官司上,会采取谅解的态度协商处理问题。


【进展】

“玫瑰饼干”又接同类起诉

1月11日,记者来到北京市大兴区法院,要求采访该案主审法官,了解上述案件的相关问题,被告知“法官没有时间接受采访。相关内容以发布的法律文书和官网观点为准”。

1月13日,涂跃飞又接到一张来自大兴区法院的传票,起诉人为麦乐滋公司员工马某骋(化名),同样起诉“参芷玫瑰饼干”,案由、诉求和上述案件一样。“这样下去,我们的‘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项目就做不下去了。”

申某坤则表示:“消费者遇到这种问题,如果产品确实有问题,希望他们能勇于拿起法律武器。避免让更多人上当受骗。但也要以事实说话,商品没问题,也说有问题。甄别和发现的能力要通过学习生活的常识和知识来提高。”

涂跃飞说:“申、张、程等人的行为,涉嫌恶意知假买假、高额索赔,缺乏起码的善意,不是在帮助企业,也没有给消费者带来好处,逐利性十分明显——他们所获赔偿纯粹是个人获利,严重损害了营商环境。他们的行为若得到法律支持,会让企业家们心寒。”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看到,2018年4月10日,长沙杏林易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被程某全等人在北京大兴区人民法院起诉,他们购买了1330.56元商品,被判赔偿13,305.6元。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5 - 23
黄花机场可凭电子身份证登机 湖南公安服务平台上线新功能  年内将在省内6市机场推行本报讯(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陈思 通讯员 彭吉路 颜英华)今后,黄花机场可以刷手机过安检乘机啦!5月22日,记者从省公安厅获悉,上线已40天的湖南公安服务平台自即日起,正式开通平台“电子身份证”登机新功能,乘客可凭此领取纸制登机牌登机。据了解,这项便民措施属国内首创。5月22日上午,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自4月11日上线以来,湖南公安服务平台关注总人数已突破860万、注册用户突破500万,居全国前列。截至目前,有463万人通过服务平台领取电子证照。其中,电子身份证领取201.5万人次、电子驾驶证领取118.3万人次、电子行驶证领取71万人次、其他电子证照72.6万人次。近日,湖南公安服务平台与湖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分公司等单位合作推出“电子身份证登机...
2019 - 05 - 18
本报讯(通讯员 李智勇  刘艳萍)为铺设生态农庄内部道路,竟合伙盗窃沙场传送带。经桃源县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法院以盗窃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燕某、童某军管制9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燕某曾犯盗窃罪、敲诈勒索罪服刑11年;童某军曾犯贩卖毒品罪获刑3年,犯盗窃罪获刑1年1个月。燕某获释后在木塘垸乡经营生态农庄,其间结识了童某军。燕某需要传送带铺设其农庄内部道路,便联系童某军寻找传送带。2017年12月的一天,童某军发现延溪口附近的沙场内有2捆用铁丝捆好的传送带,便告诉了燕某。同月15日晚9时许,燕某邀集文某保(另案处理)、童某军驾车将存放在砂砾传送机旁的2捆传送带盗走。经鉴定,上述传送带价值1797元。2018年3月7日、14日,童某军、燕某先后被抓获归案。案发后,燕某将上述传送带退还给沙场,并赔偿2万元,2人取得了沙场经营者的谅解。法院审理后认为,2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
2019 - 05 - 18
首例涉东江湖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开庭被告被指控违规建房并超标排污本报讯(通讯员 王晶晶)5月14日上午,资兴市人民法院采用“3+4”大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诉郴州东江逸景营地旅游度假有限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该案由市中院指定资兴法院受理,是首例涉东江湖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庭审中,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诉称,郴州东江逸景营地旅游度假有限公司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东江湖上,违规建造98栋木质别墅,超标向水体排污,严重影响饮用水水源安全和质量,严重危害生态环境和社会公共利益。请求判令该公司拆除所有违规建筑物,恢复生态环境或承担修复费用,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修复原状期间的功能损失费用,在国家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以及承担相应诉讼费用。上述公司辩称,违规建筑物已全部拆除完毕,承担赔偿应当以鉴定结果作为依据确定金额。因鉴定终止,证据有待进一步补充、查实等,该案将择期宣判。资兴法院立...
2019 - 05 - 18
打造信念、政治、责任、能力、作风过硬的司法行政队伍司法厅机关干部下沉司法所法制周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罗霞 通讯员 黄能科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加强法治工作队伍建设和法治人才培养,打造信念过硬、政治过硬、责任过硬、能力过硬、作风过硬的立法、执法、司法队伍,省司法厅近日下发《关于推进厅机关干部下沉司法所》通知并进行专题部署。司法所作为司法行政系统最基层单位,承担着多项重要职责,是推进基层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当前,司法所人员不足与工作任务繁重之间的矛盾十分突出,制约了司法所职能作用的发挥。推进机关干部下沉司法所,是全面提升素质、切实转变作风、培养造就一支高素质司法行政干部队伍的重要手段,也是充实基层法治工作力量、巩固和强化基层基础的重要举措。《通知》指出,通过机关干部下沉司法所工作,实现干部队伍政治业务素质显著提升,切实适应新时代新职能新使命新任...